• 全英华人首选新闻门户!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首页 > 纵深 > 民众倾向“软脱欧” 梅政府身段放柔软

民众倾向“软脱欧” 梅政府身段放柔软

2016年11月18日 05:27我有话说(0人参与) 来源:英中时报

(图片来自网络)

10月20日,英国首相特蕾莎·梅赴比利时出席欧盟峰会。据媒体报道,欧盟各国已达成共识,对英国将“不会手软”。德法两国领导人都表示若英国选择痛苦脱欧,就要承担后果。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也在会前向梅表示,除非英国致信提出正式通知,否则在明年3月启动脱欧前不会进行任何预先谈判。

因此,如果梅依旧如同在保守党大会上一般,以强硬路线前去“摊牌”,她将会遇到一场“火车与墙壁的碰撞”。

与此同时,本周在英国国内,对于脱欧路线的走向也出现了剧情曲折的峰回路转。

(图片来自网络)

议会终获投票

唐宁街方面确认,就脱欧协议投票权一案被提交至高等法院之后,议员们“很有可能”会在脱欧谈判完成后获得对此进行投票的机会。这使得英国的脱欧行动被终止的可能性加大,不过也可能意味着英国可能无法达成任何协议,在2019年就两手空空地离开欧盟。

这一进展是在政府因拒绝赋予议会在触发第50条款前进行投票而引起的法律质疑进行到第三天时出现的。

御用大律师伊迪(James Eadie)在高等法院中表示,任何与欧盟达成的协议都必须得到议会的批准。该表态促使首相的发言人表示这是政府对于法律解读的“正确反映”。这也让人们预期在最后关头,如果议员们反对在贸易、移民或者其他核心协议方面的安排,他们至少可以做出修改。

但是,支持与欧盟紧密经济合作的Open Britain 团体的支持者卡米凯尔(Carmichael)表示,两年内有权进行投票并不等于对启动脱欧的条款有发言权,并认为议会必须在协商完成前也有自己的作用,应该让议会在谈判全部完成前也有参与权。

而外交事务发言人、自由民主党人布雷克则呼吁把最终是否批准脱欧协议的决定权通过第二次公投由民众决定。自由民主党将会努力确保民众对最后的协议有发言权。

政府坚持认为在明年早些时候触发第50条款后不应放慢为期两年的脱欧程序。但一些律师领袖则表示第50条款并没有规定英国不能于脱欧过程中宣布变卦。

发起此次高院质疑的伦敦女商人米勒(Gina Miller)要求议员可以就何时触发第50条款进行投票。政府律师则持反对意见,强调首相有权使用王室特权在明年三月开始正式脱欧进程。总检察长莱特(Jeremy Wright)在庭上表示此次质疑是为了将民众做出的脱欧决定“作废”。

影子脱欧部长斯塔米尔(KeirStarmer)表示下议院需要从头到尾参与其中,而不是到最后才在政府已经谈好的协议和两手空空离开欧盟中这两个选项中做选择。

公投曾被判无效

虽然,梅自上任后一直强调“Brexit means brexit”,政府必须尊重全民公投的结果,英国脱欧木已成舟。但有趣的是,本周英国媒体翻出了6年前的一份会议记录显示,英国政府曾在6年前判定公投“不具法律效力”。

于是,这点被资深保守党议员抓住不放,认为这应当也适用于对脱欧公投的结果。而这一明确无异议的说法也驳斥了梅重复强调政府而不是议会应该决定英国将如何脱离欧盟的说法。

2010年10月份,卡梅伦政府曾在一次不受人关注的上议院委员会质询中作出完全相反的表态。此次质询的结果为“由于议会的最高统治权,公投在英国并无法律效力,因此只是具有建议的作用。”

前教育大臣摩根呼吁就触发第50条款进行议会投票。她说:“虽然目前的政府与当时有了变化,但目前的首相曾是当时那届政府的主要人物之一。”

担心会出现硬脱欧的议员们强调,他们的目的不是为了破坏脱欧,而是确保议会可以适当地参与到决策活动中去。

压力之下的梅回应,议会将有大量的机会来“讨论、辩论和质疑”她所领导的脱欧策略。

边境必须强控缴费或可妥协

《每日邮报》于10月15日首次透露,梅打算推行“有针对性的签证系统“计划,要求欧盟移民获准在英国工作之前,需先确保拥有一项技术性工作。

对此,财相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认为该政策实行应谨慎,他担心此举易激怒其他欧盟成员国,并将英国排除在单一市场外。布鲁塞尔坚称,如果英国遏制移民自由迁移,那么英国就必须彻底脱离欧盟和单一市场,也就是所谓的“硬脱欧”。

10月18日,唐宁街10号发布的文件显示,政府要求移民专责小组确保新制度的推行,旨在将进入英国的净移民人数削减至每年10万人以下。梅还要求专责小组“加大非法移民留英难度”。

尽管,梅依旧保持在移民控制方面的“硬“政策,但有媒体透露,她正在与内阁研究计划,或在脱欧后继续向欧盟预算支付数十亿英镑,

以此保留住伦敦金融城(City of London)和其他行业可以继续享受单一市场的宝贵机会。

为了争取单一市场准入,梅并未排除未来向欧盟缴费的可能性。在承认彼此监管制度“等效性”的任何协议中,金融业是最可能受益的行业之一。

上周五,梅向日本汽车制造商日产(Nissan)保证,其位于桑德兰(Sunderland)的汽车厂的贸易条件在英国退欧后不会发生变化,这是她首次暗示英国政府可能挑选部分受重视的行业免遭退欧冲击。

根据英国国家统计局(Office of National Statistics)的数据,2010至2014年期间,英国对欧盟的年均净贡献为71亿英镑(在计入英国得到的返还和布鲁塞尔对英国项目和机构的拨款之后)。

民众希望“软脱欧”

ComRes近期的一份民调,英国民众认为在决定脱欧的条款问题上,与欧盟达成一份好的贸易协定要比减少移民更加重要。这一发现将会对梅的批评者有利,他们认为梅强调控制欧盟劳动力的自由移动会导致英国存在硬脱欧的风险,影响英国的经济。

有49%的受访者认为“政府应该在脱欧协商中把获得对英国有力的贸易协议放在首要位置”,只有39%的受访者认为政府应该“首先减少移民”。

本月,首相梅在参加保守党大会时表示,英国会在脱欧后拿回自己的边境控制权。但包括前内阁部长克拉克(Kenneth Clarke)在内的数位保守党领导人在上周敦促她为了保护英国进入欧洲单一市场的权利而在人员自由移动方面保持灵活。欧盟领导人已经明确表示,如果英国拒绝人员自由移动则将无法留在单一市场内。

近来,各份对于“硬脱欧”所带来的影响分析遍布各大网站,显然,对生活消费指数的负面影响左右着英国民众的心。

日前,克拉格(Nick Clegg)警告说,如果梅继续坚持“强硬脱欧”,那么英国人将会看到他们所喜爱的一批食物价格飙升。

这位前自由民主党领袖表示他希望英国的脱欧程序可以尽量推迟,以增加保持与单一市场等便利条件联系的可能性。他认为,延迟脱欧程序“是件好事”。

在一份最新报告中,自由民主党表示,近日某些商品的涨价只是梅推出强硬脱欧计划之后经济整体衰退的先声。

克拉格表示,只有“软性脱欧”,即在移民和欧盟支付问题上做出某些让步,才能够让牛肉出口的关税减少59%,巧克力出口的关税减少38%,奶酪出口的关税减少40%,葡萄酒出口的关税减少14%。

他说:“强硬脱欧将把我们领到悬崖边,迎来更高的食品价格,导致关税惩罚、购买力下降和劳力短缺的三重打击。我们必须监督好特丽莎·梅领导的政府,要求他们为英国的未来负责,奋力战斗,以确保脱欧对英国消费者和企业有利。”

这位自由民主党党员还表示,英国的出口商将会因强硬脱欧而遭到平均22.3%的关税惩罚,而英国出口总值达110亿英镑。

早些时候,克拉格在接受BBC的安德鲁马尔秀节目访问时曾表示,议会正在试图确保梅不要在“倒掉欧盟这盆洗澡水时,把单一市场这个婴儿也一起丢掉了。”

目前,克拉格正在领导一个跨党派组织,施压首相就脱欧计划接受下议院的投票监督,他的同盟包括前工党领袖米利班,影子脱欧大臣斯塔默(KeirStarmer)爵士,托利党党员赫伯特(Nick Herbert)和菲利普斯(Stephen Phillips)。

 

 

(作者:)
标签:民众,软脱欧,梅政府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