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英华人首选新闻门户!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首页 > 新闻 > 评论 > 英媒评论:中国那些大小事儿

英媒评论:中国那些大小事儿

2016年11月18日 11:35我有话说(13人参与) 来源:英中时报

1.多家英媒近日报道,引起中国人大常委会就《基本法》第104条释法的香港立法会宣誓风波,香港高等法院周三(11月15日)下午做出裁决。梁颂恒、游蕙祯议员资格自10月12日起取消,议席悬空。由香港特首梁振英及律政司在11月18日提出,针对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对梁颂恒、游蕙祯两人能够再次宣誓之裁决的司法复核,本周三由高等法院法官区庆祥宣读判词。根据香港媒体报道,判决书中写到,两人在10月12日宣誓已违反《基本法》与《宣誓及声明条例》。法庭并颁布禁制令,禁止两人进出立法会,禁止两人以立法会议员身份行事。法庭亦禁止立法会主席再次做宣誓见证。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近18时会见传媒时表示,他尊重法庭判决,希望香港社会和立法会能尽快从风波中落幕步上正轨。

(图片来源:EPA)

点评:大快人心!政治家的首要品质是节制,现代政客们虽然达不到“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审慎的君子品格,但基本的职业操守应当具备。像梁、游二人这种在严肃场合下公然以轻狂姿态侮辱国家国人的做派,实属哗众取宠,是可忍,孰不可忍?香港是民主社会,但民主社会的政治,也应该是成熟稳重的政治,而不应该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小丑般的剧场政治。反观英国媒体,无论是《金融时报》,还是《卫报》,都认为“香港面临严峻的政治危机”,认为“香港的民主人士遭到了政治封杀”,完全从所谓民主的政治正确的立场来评述这起事件,对朴素的政治常识置若罔闻。

2.《每日电邮报》报道了一则发生在陕西子洲县的新闻。一对新婚夫妇被宾客们要求在新房内当众交欢。这则闹新房的视频在网络上传播甚广,甚至被上传到了国外的Youtube网站上。《每日电邮报》详细地叙述了视频当中拍摄的内容,字里行间透露着惊诧。在网络传播的这则视频下方,有网友评论,“太恐怖了,我不想结婚了”,“这视频叫人简直无法直视”,“新郎怎么笑得出来?他老婆都被人看见光身子了。”

(图片来源:Youtube)

点评:这则新闻精确地解释了什么叫礼崩乐坏。闹洞房本来是宾客们与新婚夫妇同乐的传统习俗,但现代婚礼中的这一幕,常常伴随着毫不节制的恶俗。若按照《仪礼》,婚礼本来应该喜庆而不失庄重,因为婚礼“合两性之好”,是人伦的开始,宗族延续的根本,本身是一件严肃的事。然而,现代婚礼早已丢失了传统礼仪的精义,变成了只求排场、热闹以及搞笑,“质胜文则野”的荒诞场面。丧与婚,一白一红两件大事,足以窥见一个民族的精神究竟是趋于野蛮还是趋于文明。英国媒体在这则报道里表现出来的惊诧态度,不应当被认作是cultural shock,因为稍知廉耻的国人,同样会对这则报道表示惊诧。

3.英媒转载《人民网》的报道,浙江嘉兴市中医院附近,12岁女孩陈晓华每天放学后都会出现在父母清扫的路段,在路边的电话亭内做作业。女孩父亲陈富康表示,之所以让女儿到电话亭看书、做作业,是因为不放心女儿放学后一个人待在出租屋内,出租房附近有条河,曾经淹死过小孩。在电话亭里做作业更安全,因为电话亭几乎无人光顾,有灯光,还遮风挡雨。陈晓华的父母来自资阳市安岳县,在嘉兴打工已有20年左右,目前都是环卫工。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上陈富康,其证实女儿自小学一年级起便将路边电话亭等当“书房”,至今已有4年多。陈富康表示,“在老家读书的儿子都工作了,我出来20多年,一家人团圆不过两三次,我很想回四川,到成都打工,那样一家人也团圆了。”

(图片来源:人民网)

点评:作为发达国家的英国,显然不太了解发展中国家的中国的诸多生活细节,才会表现出同情的,如果不是居高临下的同情姿态。其实,小时候我们也曾在放学以后,趴在操场的水泥乒乓球桌上做作业,所以,这个现代版“凿壁偷光”的故事,打动我的倒不是陈晓华学习环境的艰苦,而是一家人尽管处境艰难,仍然努力相互支持,相依为命的朴素情感。四川人跑到浙江打工,如果放在欧洲,相当于波兰人跑到英国来打工。英国人如果真的同情陈富康,那为什么不能同情波兰人,为什么要脱欧呢?

4.据《每日电讯报》报道,山东省很多村庄,正在阿里巴巴集团的影响下,变成“淘宝村”。这些村庄主要从事手工业劳作,从传统的农业当中解脱出来。这些村庄成功地融入电子商业,商业的电子化与网络化,对他们来说显然是有帮助的。《每日电讯报》还提到,网上购物最繁忙的一天是“单身节”,该日网上交易额达到91.2亿人民币,比美国的感恩节,黑色星期五,赛博星期一等节日的总和还要多一倍。由此可见中国网购的潜力与电商的光明前景。

点评:《每日电讯报》在报道“淘宝村”的时候语带微讽,因为这些村庄以前都是所谓communist治下的村庄,是计划经济时代的细胞,如今却纷纷投身commerce的浪潮。如果按照我国教科书的立场,应该对英媒进行一番市场经济是姓“资”还是姓“社”的教育。事实上,现代社会的本质就是商业社会,中国建国前三十年的计划经济时代,只是非常徒劳而且悲壮地抵御这个商业浪潮罢了。不是有学者说,这个时代是“历史终结的时代”吗?商业精神,以及与之相伴的民主精神,如今已经渗透到西方人的骨髓里面,中国人的心灵也已经被这两种精神占据,但我们的国体,却依然在抵御这种精神自内而外的塑造。这是幸,抑或是不幸?

(作者:)
标签:英媒,评论,中国
查看更多评论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