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英华人首选新闻门户!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首页 > 生活 > 情感 > 《纽卡斯尔·幻灭之前》第三十一章 距离太远,连美的影子都见不着(2)

《纽卡斯尔·幻灭之前》第三十一章 距离太远,连美的影子都见不着(2)

2017年02月21日 06:44我有话说(0人参与) 来源:英中时报

(图片来自网络)

84

张天宇一定是早已参悟此理,于是他老奸巨猾地在利用“距离”产生了“美”、但又赶在美的影子消失以前,回到了北京。

回到北京的当天下午,他便不知编了个什么理由跑了出来。我满以为那是想我想得失去了理智,很快却发现,还对此人抱有如此幻想,我简直就是白痴。我们约在中友旁边的星巴克碰面,见面后,张天宇二话不说便将我扯上他爸借他的一辆桑塔纳,直奔魏公村而去。

魏公村有他爸单位多分的一套房,他家人也不知怎么想的,十七岁开始就让他自己住在这儿,号称什么可以专心学习不受干扰。显然张天宇违背了他家人的一番美意,就我所知,他当时每个月在这里召开的麻将会、游戏会之类的活动,一只手根本都数不完。当然,他家人对此一无所知,用张天宇他娘亲的话说就是:“这孩子,是个根正苗红的好胚子!”

在我第一次被骗去魏公村的那一天,进屋后只渗了五分钟,张天宇便对我耍起了流氓。一共耍了两次,中途看了会儿电视。耍流氓完毕,张天宇立刻拿起手机看时间。接着他迅速下床,神色慌张地开始穿衣服:“我得走了,不然我妈该急了。”

“那我怎么办啊?”我从床上坐起来。

“你自己回去吧。我来不及了。”

我穿好衣服尾随张天宇走出家门。下楼的时候他跟做贼似的探着脑袋东张西望,还叫我别和他走得太近,出了这栋楼以后别和他说话。

“为什么啊?”我心中不悦。

“回头再让我爸同事看见了!”

他压低嗓子说完一句话,偷偷摸摸地转头冲我作了个“打电话”的手势,然后一副衣冠楚楚的样子出了大楼。

他钻进车里熟练地倒了个车,向左打了个大转弯。车子驶出院子钻进马路,一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85

我好像已经看到了我的下场,往近了说,我会变得没人疼没人爱,因为好男人全被我吓跑了。坏男人指定不是爱上我,而是爱上了我所拥有的其他东西,比如说青春。往远了说,我十分担心我会孤寡一生,寂寞终老,残了病了没人管,死了也没人给我收尸,因为在我大好青春该为将来“打基础”的时候,我光胡混了。

这么说起来,我竟然为这部不知所云、堕落无耻的浪女心得找到了一点儿存在的意义!这件事情太出人意料了,简直叫我有点儿欣喜若狂。那么我是这样计划的,待会儿呢就写点儿我的痛定思痛啊,血的教训云云,接着改过自新,重新做人,最后再来个大总结,大忠告,叫我的良民读者们一看完就感到欣慰,而那些浪子浪女们读罢便捶胸顿足,立马洗心革面,从今往后争为祖国的明天作贡献!你看怎样?

我看不怎么样。

我都快吐了,竟然为了贿赂读者,寐着良心说出了上面这番虚情假意的话。

事实的真相是,我没有改过自新,也没有重新做人,而是被小B还有她的那个汪时军拉到外面,喝了一夜的酒。

在女人街的一个酒吧包间里,汪时军有位叫作朱胜利的朋友醉得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他连滚带爬的蠕动到包间中央,在一片暧昧的聚光灯下,使出吃奶的力气扭动他那肥硕的四肢,一身赘肉跟着花花颤动,他自个儿还挺嗨。一伙人看着,全都笑得出溜到了地上。

直到次日清晨,我们才摇摇晃晃地从酒吧里走出来。走到大街上,朱胜利带着一口酒气冲着我的耳朵喊:“哥们刚听说,你丫有一傍肩啊!”

“小声点儿——”

“我跟你说,我跟你说啊,年轻人——老这么瞎混着可不好,该干嘛干嘛去,啊——”

“你知道什么啊,你都高了。”

“别打岔!”朱胜利挺着浑圆的啤酒肚,酿跄一步:“说!你们俩到底什么关系!”

“你不都说了嘛——就傍肩啊——”

众人一阵哄笑。

“走走走!上车上车!咱飚车去!”汪时军通红着脸拉开车门。他也喝了不少。

“等会儿!”朱胜利吐出嘴里嚼的一块口香糖,拿在手里又拉又扯弄了半天,最后“啪”地一下贴在车牌上,盖住上面的数字。

“出发喽——”他作出“超人”的动作,傻笑着冲过来。

 

《纽卡斯尔,幻灭之前》单行本已由重庆大学出版社出版,读者可在中国国内购书网站京东、亚马逊及当当购买。

(作者:西楠)
标签:距离,美的影子,连载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