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英华人首选新闻门户!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首页 > 留学 > 留学 > 英国留学带来的幸福:难忘的苏格兰情人节

英国留学带来的幸福:难忘的苏格兰情人节

2017年02月21日 14:54我有话说(0人参与) 来源:英伦杂闻趣事

又要到情人节了,思绪又飘飞到十三年前。

当心魄纵情游走时,也注定丧失了依靠和求助的借口。天马行空的壮美中折射着冰冷的孤寂和萧索,闪烁在深蓝色的天宇中。还好,既然皈依洒脱,也就义无反顾,一切都变得简单,省去了选择的踌躇。

四篇遥远的日记片段,一段绵延至今的苏格兰情感历程!


作为游历的行者,我的归属感在空间上渐渐模糊了,影像和声音中的触碰也有些磨损、混淆,心海的波浪随着纷扰的世界起起伏伏,周而复始,锈蚀了曾经乘风破浪的一叶扁舟,搁浅在没有生气的沙滩,记忆遮上了一层混沌的迷雾。

不过,所幸自己还保留着当年的“航海日志”——厚厚的日记,里面每个柔弱、平板的文字连接起来,随着页面翻过时产生的震动,响起了十二三年前的惊涛骇浪,跃然纸上的是当年启航的风帆,在海鸥盘旋的海面上伸展、飘扬。

游走天涯的航船,曾经在狂风暴雨中飘摇,在风和日丽中狂歌,在雾气弥漫中困顿,在暮色苍茫中勃发。不管怎样,它的身后都留下了与众不同的浪纹与波痕,它的汽笛都发出了独一无二的呐喊与呼声,它的伟大与渺小、坚强与孱弱、豁达与猥琐,都刻录在沉甸甸的记忆中,需要翻开那一页页封存的瞬间,焕发曾经的华彩,着色曾经的黯淡,还原曾经思索的轨迹。

我去英国留学时,已经快三十岁了,此前一直到处碰壁。

企业里要职称,我的中级经济师连续三年没考过;没有什么上层关系,在国企的升迁之路遥遥无期;赶上国企“脱困”,钱又挣得少;公派出国留学的机会,在入职的第二年就取消了;年龄大了,买不起房子,还要和父母挤在一起住;经历了很多blind date(媒妁之言),接触的女朋友也不少,但总像两颗平行轨道的星球,始终碰不到一起。

“人挪活,树挪死”,“逃出”了曾经“非典”肆虐的北京,来到英国读书,碰到了她。我们是校友,我在商学院,她在法学院。

不可思议的是,我追求的两情相悦,终于不期而至了。

英国的学业重,我们见面的机会也不是很多。那时没有微信、微博什么的,我当时的手机套餐里每月500分钟免费通话时间以及300条免费短信,除了每周末与爸爸、妈妈联系外,便几乎都用来与她单线联系了。

我们这一对宅男宅女渐渐有了很多共同的爱好:喝咖啡、吃日餐、关注超女(及其他平民选秀节目)、看周星驰的电影。

假期,英国——特别是苏格兰一些城市和乡村,留下了我们的足迹。素昧平生的两个中国人,在异国他乡结下情缘。

我们在格拉斯哥春雨中的Cumbrae岛,那是烙印着三十岁的、沐浴在海风中的四月。

舒缓的云层慢慢散开,臃肿的棉絮像是洗晒了一样蓬松柔软。灰蒙蒙变成了蓝莹莹,天空恢复了灿烂。海的心情也扫去了阴霾,还原了碧蓝的平静。

Cumbrae岛的草场上散落着雪团似的羊群和村社,和天上的白云相应成趣。碧绿与碧蓝调在一起,三十岁的画笔随意涂抹,惬意洋溢在笔尖。

躺在草场上,融在风的怀抱中,头脑被悉心按摩,好不舒爽。以二十开头的年龄尽管就要逝去,但浪漫的情怀却是永恒的。喜爱话剧的心思常常把旅行中风景搬上脑海中搭建的舞台,戏梦人生,闲情逸致,三十岁更能体会。

——《格拉斯哥的云》2004年4月14日写于格拉斯哥住所

我们流连于爱丁堡闪烁的灿烂霓虹,一个风潮、海潮、人潮、心潮汇聚激荡的漩涡。


心潮悠远。爱丁堡繁星般的街灯闪烁着,落日的余辉染得晚霞绯红,是兴奋的笑脸,还是酒后的面颊?城堡在夜幕的浓墨中成了黑色的剪影,这张“古堡霞光”的明信片应该早早寄给远方的友人。

心海荡舟,潮声轻柔,随着波浪的晕纹扩展开去,漂流开去,是远航的汽笛,还是灯塔的闪光?荡漾开去,弥漫开去,是夜色依稀,还是浮光跃金?潮起潮落,潮落潮起……

——《听潮爱丁堡》2004年1月4日写于格拉斯哥住所

我们奔跑在苏格兰东海岸Crail的绵长小径,期盼着心灵与希望同行。

步点有些低沉了,风有些萧瑟了,天空有些污浊了,大地有些荒芜了。这是自由的代价吗?也许。当心魄纵情游走时,也注定丧失了依靠和求助的借口。天马行空的壮美中折射着冰冷的孤寂和萧索,闪烁在深蓝色的天宇中。

还好,既然皈依洒脱,也就义无反顾,一切都变得简单,省去了选择的踌躇。

海边的沃野上,牛儿闲适地咀嚼、散步,阳光暖暖地抚慰着生活简约的生灵,潮水不知疲倦地重放着舒缓的节奏。田园的清幽缠绕在行者的脚腕上,一路幸福地跌跌撞撞,披荆斩棘,近乎疯狂地降落在自由的乐土,忘掉了肆意的汗水,忘掉了裤子上的草屑,忘掉了仆仆风尘。

Anstruther的小巷寂静无声。静,还是静,沉静,宁静,平静。

那是心灵深处的角落。

——《“角落”之行》2003年10月4日写于格拉斯哥住所

我们领略了苏格兰高地(Highland)的雄浑、跌宕,燃烧着青春岁月的华彩与浪漫……

海水清澈、碧蓝,涛声依旧,而四周却是静悄悄的。古堡的残垣断壁给海增添了沧桑的皱纹。千年的惊涛骇浪,千年的微波抚岸。

老了,但仍激情四溢;久了,但仍生生不息。

云翻腾起来,海也滚动起来,雷鸣电闪,苏格兰的疾风暴雨总有不可抗拒的威严。雨的千军万马轮番天降,摧毁了无数雨伞,隔断了无数来路。

不过还好,手牵在一起,心系在一处,苍天预谋的扫荡和封锁并未奏效,命运的淫威并未得逞。

风会停,雨会住,而人们风雨同舟的力与美却不曾泯灭。

彩虹升起,梦想重生,相依的背影移向小镇的深处。

天,是蓝蓝的天;海,是蓝蓝的海。

——《天蓝,海蓝》2004年11月21日写于格拉斯哥住所

毕业两年后,我们在北京举行了婚礼。所以,我们不会忘记英国,不会忘记苏格兰,不会忘记格拉斯哥。

(作者:)
标签:英国,留学,幸福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