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英华人首选新闻门户!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首页 > 生活 > 文化 > 英国与爱尔兰之间的纠结历史

英国与爱尔兰之间的纠结历史

2017年03月17日 07:15我有话说(0人参与) 来源:英中时报

马上就要到爱尔兰的“文化国庆”圣帕德里克节了,我习惯性地祝贺来自爱尔兰的好朋友Daniel节日快乐。顺着圣帕德里克节的话题,我们聊了聊英国和爱尔兰的关系,结果居然让我大吃一惊——原来这两个小岛之间,有着绵延千年的纠结历史!

爱尔兰最早被英格兰人殖民的历史要追溯到1169年,当时统治英格兰的亨利二世在罗马教廷的支持下通过宗教手段确立了法理上对爱尔兰的统治权。不过虽然不列颠与爱尔兰两岛距离不远,但当时的交通手段毕竟有限,渡海前往爱尔兰的英格兰人并不很多,控制的地盘也少,大概仅有以都柏林为中心的一小片区域,原住民凯尔特人的部落依然是这片土地的世纪主人。但在15世纪后,英格兰易主为都铎王朝,雄心勃勃的都铎王朝诸君主们在让英格兰日益富裕发展的同时也对爱尔兰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征服运动,英格兰的殖民者蜂拥进入,在爱尔兰北部站稳脚跟。政治上,亨利七世时期开始颁布法令宣布爱尔兰议会的决定只有在通过英格兰国王批准后才有效,动摇了爱尔兰各部落的独立地位。

 

(都铎王朝)

到了16世纪,著名的亨利八世开始称“爱尔兰国王”,并且还和罗马教会决裂打算自搞一套,他成立了国教会把英格兰变成了一个新教国家,这下原本就存在的英爱民族矛盾上又加了一层宗教矛盾。天主教在爱尔兰的积累可要比英格兰人的殖民历史久的多,不信看看圣帕德里克节这样的核心节日,可不就是为了纪念去传天主教的神父嘛。于是爱尔兰人自然不愿意宗教改革撼动自己的信仰,这下信奉新教的英格兰移民与信奉天主教的爱尔兰土著可就更加不对付了,双方的冲突越来越多,但英格兰统治者的强硬立场从来没有变过,不管是亨利八世还是他的后继者爱德华八世、“血腥玛丽”玛丽一世等国王,无一例外地都热衷持续发动殖民和宗教战争,不断扩张都铎王室在爱尔兰的管辖区。他们的种种倒行逆施当然激起了爱尔兰原住民不断起义和反抗,但英格兰的人口和财富实在超过爱尔兰太多,这些起义无一例外都告以失败了,另一位很有名的英国女王——伊莉莎白一世的统治时期里,英格兰人首次真正将爱尔兰全岛都归于自己的统治之下。待到苏格兰王室斯图亚特家族继承英格兰王位之后,在接收都铎王朝的政治资源之后也延续了他们的殖民方针,这下不仅是英格兰人继续殖民爱尔兰,来自苏格兰低地的另外一拨新教徒也开始蜂拥而入了。从17世纪到19世纪中叶,爱尔兰的贵族、农民和知识分子多次揭竿而起,但均被英国当局镇压下去。可怜的爱尔兰人无意中还推进了一个叫做不列颠人的民族意识觉醒——老冤家苏格兰人和英格兰人在一起入侵殖民爱尔兰的议题下可是空前团结。

 

爱尔兰原住民们对殖民者的反抗当然不完全是因为宗教。从政治到经济,不列颠人从来都视爱尔兰人命如草芥。从都铎时期开始,到爱尔兰拓荒的不列颠新教徒就一直享有经济特权,而本地人却被同为白人的英格兰人,甚至同为凯尔特人的苏格兰人歧视,当做野蛮人对待,众多权利被渐渐剥夺,民众生活贫困,还要承担兵役赋税等种种义务,年轻子弟被大量招募入伍,到海外战场充当炮灰。天灾降临时英国政府还对爱尔兰的民生漠不关心——19世纪中叶的马铃薯瘟疫就是明证,英国政府在当时放任成千上万人饿死。

折磨爱尔兰的不仅有原住民和殖民者的矛盾,还有内部分化出来的新矛盾,生活在北部的一部分爱尔兰人也接受了英国国教的同化,在贝尔法斯特为核心的地区形成了新的新教爱尔兰人族裔,他们虽然是爱尔兰人,但却又与传统的天主教爱尔兰人格格不入。宗教冲突往往是族群争端最直接的导火索,到了在18世纪末,天主教终于重新获得权利,然而这次权利分配的变化又让刚刚获得统治地位不久的新教徒不平衡。原本在法国大革命影响下,还存在抛弃争端、建立世俗爱尔兰共和国政权的统一诉求,在教权变化之后这一好不容易达成的共识也荡然无存。到了1789年更是爆发了一场血腥的大叛乱,双方阵营立刻走向极端,新教社区之前对于民主改良主张日益开明的改革派人数剧减,开始了长达几十年的冲突、暴乱和镇压。

 

(17世纪爱尔兰城镇)

族群冲突让原本是外来统治者的英国政府也颇为头疼,恰到帝国主义盛行期,英国政府也提出了新的解决方案:把爱尔兰人都一视同仁地纳入到帝国公民的框架中,加深爱尔兰人对统一英帝国的认同感,用世俗族群认同削弱宗教导致的族群间对立和冲突。于是1801年英爱议会分别通过了联合法案,此前还保持名义上独立的爱尔兰王国正式与大不列颠王国合并,成为“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从此之后爱尔兰不再由爱尔兰自己的议会管辖,而是由位于伦敦的不列颠议会直接管辖。但显然,帝国政府一厢情愿的民族认同感,大多数爱尔兰人都是不买单的,他们对这个外来帝国的认同感明显不如对自己的宗教和民族认同感强烈。况且英爱合并等于是不列颠真正将爱尔兰完全吞并,这自然会引起本地民族主义者的反弹。果不其然,在一系列政治妥协的暂时性作用渐渐失效之后,脱离不列颠的独立运动到1840年代又开始风起云涌了。天主教徒成立的独立组织雨后春笋一般纷纷出现,而新教徒们也针锋相对地成立了反独立的政治集团。过去的原住民与殖民者的冲突在这时变成了民族主义和联合主义的冲突,小小的爱尔兰岛上又一次刮起腥风血雨。最可怕的是,爱尔兰独立运动还让针对对方平民(而不限于军事目标)的恐怖主义打击第一次在欧洲出现,这简直可以说是今日恐怖主义的渊源之一,因为此前的思潮中,都将不暴力针对平民视为最低准则。当这条底线也被打破的时候,日后北爱尔兰共和军的种种极端手段也就不难想象了。

 

(芬恩党人独立暴动)

到了20世纪,英帝国在全球的殖民地都渐渐出现了独立或自治的需求与运动,而作为英国本土的一部分,爱尔兰拥有其他殖民地所没有的权利——在英国议会下院拥有席位,并且在选举中一度成为决定选举走向的关键力量。为了拉拢爱尔兰议会党,英国自由党抛出了支持自治的橄榄枝。《爱尔兰政府组织法》于1914年最终生效,决定成立爱尔兰议会,并废除爱尔兰首席大臣的管辖权。如果该法得以实施,爱尔兰将成为英国第一个实现自治的构成国。但是北爱尔兰的新教徒始终反对自治和爱尔兰独立,害怕生活在一个罗马天主教会支配的压倒性优势的天主教国家。他们的阻挠和一战的爆发让自治施行一拖再拖,终于在1916年,忍无可忍的独立派在都柏林发动复活节起义。起义虽然失败,却点燃了1919-1921年爱尔兰独立战争的导火索。再一次的腥风血雨过后,双方最终妥协,裂土分国,缔结了和平条例,承认爱尔兰32个郡中的26从联合王国中独立出去,成为几乎独立的爱尔兰民族国家,到1949年正式成为爱尔兰共和国。而北部的6个郡则由于新教徒的反对而留在联合王国,英国改名为大不列颠与北爱尔兰联合王国,一直持续到今天。

 

(2016年,爱尔兰高调纪念100年前反抗英国的复活节起义)

当然,裂土分国之后的北爱尔兰内部也仍然保留了冲突与暴力。一方面爱尔兰民族主义者们认为北爱天然属于爱尔兰的一部分,分裂是人为制造的悲剧和英国分而治之的策略;但北爱的新教徒们却认为分裂是民族自决的结果。最终,在战后的四十多年里硝烟依然笼罩着爱尔兰岛,甚至连英国本土也遭到北爱尔兰共和军的恐怖袭击。

同时,爱尔兰和英国的关系也是“剪不断,理还乱”,直到今天,爱尔兰近卫步兵团还在白金汉宫门口站岗。爱尔兰虽然不是英联邦成员,但和英国之间却没有边境检查,甚至为此没有加入申根国。而爱尔兰公民也同时享有英国议会下院议员的被选举权,并可以参加英军预备役。最近,随着英国脱欧,两岛的未来又多了几层变数,不知道在未来还会不会再掀起波澜。

(作者:樱珞)
标签:英国,爱尔兰,纠结历史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