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英华人首选新闻门户!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首页 > 生活 > 情感 > 《纽卡斯尔·幻灭之前》第三十五章 体温爱好者的选择(2)

《纽卡斯尔·幻灭之前》第三十五章 体温爱好者的选择(2)

2017年04月11日 07:20我有话说(0人参与) 来源:英中时报

 

(图片来自网络)

“这能行吗?”刘远坐在我家一张红色靠椅上,看一眼张天宇,犹犹豫豫地问。

“能行吗?把那‘吗’字给我去了!”张天宇边说边从兜里摸出他的中国身份证,“啪”地一下拍在桌上:“英国人那么傻,丫能认识中国字儿吗?我说它是驾照,它就是驾照!”

“可按照条例,只有你来英国的第一年,才能在这儿使中国驾照啊。”

“丫知道我来几年了?我那么傻啊,不会撒个谎啊。”张天宇不屑地斜一眼刘远,扔给他一个苹果。

刘远接住苹果,用手抹了抹,放在嘴里卖力地啃一口。张天宇又换上一副讨好模样,假装不经意地蹭到刘远身旁,说:“唉,那事儿考虑得怎么样了?要我说你甭去了。”张天宇说的“那事儿”,就是叫刘远也退学的事儿。

事情是这样的,由于现在张天宇落得清闲,天天全职在家打游戏,难免有时一个人打得无聊,便常叫刘远过来同他对打。刘远上学年顺利通过,每天还是晃晃悠悠地继续去上课。结果每次刘远过来玩儿,张天宇便开始神秘叨叨地向他灌输歪理邪说,诸如:他们那专业不好,学不着东西,又或是:设计学讲究实践,学历之类的无关紧要,云云。总之,每次在张天宇语重心长、条理分明地发表完一番另类演说之后,总不忘突出中心思想地强调一句:还不如趁早把学退了,到时候买一毕业证,又省时间又省钱!刘远听闻此言,一开始还笑笑地拒绝,可张天宇说得多了,刘远竟也真的动摇起来。以至于后来,每每张天宇一提及此事,两人便开始神采飞扬地讨论,一声盖过一声、乐此不疲。不过刘远是个优柔寡断之人,因此讨论了小半年也没能最终下定决心。

一次我私下里问张天宇:干嘛总怂恿刘远和他一块儿退学?张天宇竟发出一声冷笑,眉毛滑稽地一挑:“怎么着也得拉个一起垫背的啊。”他言罢,我差点儿哭了——是吓的。

至于我,仍旧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去上课。但如今再也不会妄图叫老师在下课以后开小灶,或是看见五大三粗的某某为了讲明白某个神秘的真理,而突然在课堂上跳上桌子,也感到见怪不怪了。

 

99

仿佛又回到了原点。

生活是那么无聊,无聊得又那么自然。似乎所有的一切都不曾发生过,就好像我根本不曾认识过一个名叫夏晨的男孩,就好像我从来没有妄图施展什么爱情计谋,而我原本就是张天宇的女朋友。就好像我从来没有杀死过一个小生命,也不曾在北京西郊某所人烟稀少的医院门口流下痛彻心肺的眼泪。就好像我们本就不是一群学生,而是一群自我流放者。就好像我们来到英国根本不是为了学习什么西方文明,而是为了在孤立无援中折磨自己。就好像时光永远在原地打转,我们永远会生活得那么无聊,无聊得那么自然。就好像我和张天宇,张天宇和刘远就会这样永永远远地在一起,吵了闹,闹了分,分了又合,就这样没有目的地生活下去,将痛苦和无聊永远延续下去……

可是我犯了一个太大的错误——竟对时间产生了错觉。时间怎么可能永远在原地打转?丫这最无情的东西,无时无刻不在和我们告别。

这也就是说,时间是不会停滞的,时间是必须流动的,所以生活也不可能保持一个状态一成不变。生命由开始到结束,一定是一个曲折繁复的、向前推进的过程。

这也就是说,旧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只是我们把它给淡忘了。可是新的问题来了。

 

《纽卡斯尔,幻灭之前》单行本已由重庆大学出版社出版,读者可在中国国内购书网站京东、亚马逊及当当购买。

 

(作者:西楠)
标签:体温,爱好者选择,连载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