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英华人首选新闻门户!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首页 > 人物 > Allsee Technologies创始人赵宝利的奋斗人生

Allsee Technologies创始人赵宝利的奋斗人生

2017年04月28日 08:28我有话说(0人参与) 来源:英中时报

 

4月21日,2017年英国女王企业奖(The Queen’s Award for Enterprise)名单公布,176家英国企业在创新、国际贸易和可持续发展三个领域获奖。在这个获奖名单中,由华人赵宝利博士创建的企业Allsee Technologies赫然在列,而此次Allsee Technologies获奖产品是由其自主研发生产的“多合一数字标牌”。

英国女王企业奖创建于1965年,1966年首次颁发,是英国对企业业绩评定最富盛名的奖项,也是英国官方对英国企业在创新、国际贸易和可持续发展三个领域所取得的卓越成就的最高奖励,获奖企业皆在各自领域取得杰出成就。奖项由一个政府、工商界和工会代表组成的顾问委员会向英国首相提供建议,经英国首相的推荐,在英女王日当天的华诞庆典上公布颁发。

2007年创建的Allsee Technologies到今年刚好成立了十年。从最初的2000英镑创业资金到现在年营业额超过五百万英镑,在赵宝利眼中,这个女王奖可以算是对他十年努力工作的一个阶段性肯定。

本报记者前往位于伯明翰的Allsee Technologies,对赵宝利博士进行了独家专访。

自学大专赴英国深造

赵宝利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热情,而他的故事开端也非常接地气。

1978年,赵宝利出生于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的一个农民家庭。从小成绩很好的他在1993年初中毕业时,选择了去鞍山钢铁学校读中专计算机应用专业。“当时中专毕业,国家包分配工作,在当时对一个农民孩子来说,能够走出农村是太重要了。”赵宝利这样回忆道。尽管当时他的中考成绩高出省重点高中录取分数线几十分,但将来能够得到有份所谓铁饭碗的工作的诱惑,使他和家人都选择了去读中专。在鞍山读中专时,赵宝利目睹了中国教育体制的改革,在他下一年入学的中专生国家将不再包分配,就业市场对人才的学历要求也越来越高。与此同时,赵宝利看着自己很多初中同学正在高中憧憬着将来美好的大学生活,他开始质疑自己当初的选择。

大多励志故事在这里也都会有一个梦想的转折点——上大学。

在读中专时,赵宝利用晚上和周末自学了14门计算机专业大专自学考试课程。 “当时全国自学考试难度真的很高,能够在中专毕业前拿到大专的文凭,一直是我很自豪的事情。”这四年的学习让他对计算机专业愈发地热爱,一直想能得到更高更好教育的他想到了留学这条路。

1999年,赵宝利只身来到英国格拉斯哥。刚到英国,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生存。家人帮忙筹集的几千镑连一个学期的学费都不够,必须要靠打工解决学费和生活费。和很多留学生一样,他最初想到的打工地点就是中餐厅。到达英国的第二天,他就开始了找工作的历程。

“找遍了所有在格拉斯哥的中餐厅”,但是没有一家中餐厅有雇佣他的意向。万难之际,他知道了“工作中心(Job Centre)”的存在。在工作中心的帮助下,他找到一家英国人开的餐厅帮忙洗盘子。这样一份普通且艰苦的工作却让他因此了解了英国本地文化,懂得了英国人的思维,知道怎样和英国人打交道,这为他后期创业成功,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赵宝利坦言到,其实和当时的留学生一样,洗碗工、清洁工、厨师,为了生存什么苦工都做过,但是当时中国孩子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吃苦,并且会从中找到乐趣。

赵宝利靠自己打工赚的钱开始在格拉斯哥卡利多尼亚大学(Glasgow Caledonian University)计算机专业读硕士。想要继续深造的他在2002年同时拿到了牛津大学和诺丁汉特伦特大学的offer。虽然赵宝利也希望自己能读名校,但是牛津高额的学费和课业的紧张程度让他意识到,他不可能在上学期间有打工的时间,更没可能靠打工来赚取自己高昂的学费和生活费。当时欧盟研究委员会(European Research Council)资助特伦特一个研究项目,开发诺丁汉城市公交系统信息查询的电话语音识别系统应用。因此,2002年,拿到了诺丁汉特伦特大学全额奖学金的赵宝利放弃了牛津的博士机会,到诺丁汉研究起了语音识别。毕业时,他研究开发的语音识别电话查询系统被成功地应用到了诺丁汉市民的生活中,这也是赵宝利比较骄傲的成果。

“因为没有资金压力,也因为是在做实实在在的项目,又是我喜欢做的事情,这几年也是我最开心最轻松的几年。”赵宝利这样说道。

“想看到自己的产品”

因为对格拉斯哥的感情,博士毕业后,赵宝利又回到格拉斯哥一家IT公司,成为一个做语音识别项目的高级软件工程师。但是,一年后,赵宝利就对自己的工作产生了厌倦。

“公司研究经费很足,把研发战线拉的很长。我作为研发人员,始终看不到自己参与的产品面市,这是很不舒服的一件事,我当时更想做一些东西能够让自己更有成就感的事情,于是决定辞职,去创业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2007年,当时有两种电子产品特别火,一个是家用数码相框的广泛使用,另一个是平板LCD电视开始代替厚重的显像管电视。赵宝利和读硕士时的同学张春广讨论后认为,LCD屏幕尺寸肯定会越做越大,如果能够让大屏幕LCD像数码相框那样显示企业的产品信息,商业场所一定会有广泛应用。于是赵宝利搬到了阿伯丁,在张春广家里成立了Allsee,两个人一起开始了数字标牌的研发。

“当时我的全部身家只有300镑,最后两个人拼拼凑凑到了不到2000镑,联系了我们感谢至今的中国合作伙伴,上海仙视电子公司,帮我们做出了4台32寸数字标牌机器,这是我们的第一批产品。”

在问起还记不记得卖出的第一台机器时,赵宝利一拍桌子大声说:“当然记得,太记得了!我们的第一台机器是卖给了阿伯丁的一家地产中介Property Agent,他们到现在还依然在用,前两天我们给他们提供了技术支持呢!哎哟,当时真的特别高兴,为了庆祝,我还记得和春广两个人花了不到两镑钱,吃了买了两个Greggs的牛肉饼来做奖励!”

大半年之后,赵宝利和张春广发现这样一家一家跑的方式行不通,效果也很慢,就在第二年(2008)4月参加了一个行业展销会。会上遇到了很多感兴趣的客户,也因此收到了第一批大比较的订单。

“展销会后,我们大概收到了100台机器的订单,但是当时我们没有那么多资金来做,生产厂上海仙视电子很看好我们的前途,又觉得我们值得信赖,就先赊给我们100台机器。有了这笔赊账,我们一下子就活过来了。”

在采访的过程中,赵宝利几次提到了他最初的合作伙伴张春广和上海仙视电子公司的王鹏总经理,“我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忘了这两个人,一个在最初和我一起奋斗的伙伴,一个在我最艰难的时候给予了我莫大的帮助和信任。”2009年初,张春广因为家庭原因回国生活,但是两个人依然是很好的朋友,上海仙视则一直是Allsee的生产厂,合作至今。

从奢侈品牌开始

 

在Allsee的客户中,出现最多的就是Chanel、Gucci、DKNY等时尚品牌。说到这里,赵宝利讲起了和Chanel的渊源。

“2008年底Chanel通过我们的市场宣传联系到了我们,在测试了我们的产品后,一下就定了小两百台。当时没想到我们的产品可以被高大上的奢侈品牌看上。我们的自信心一下子就有了。”

从那个时候开始,赵宝利也意识到,数码标牌这个产业太新,自己想要把产品卖出去,可以从这些主攻市场的奢侈品牌开始。“从Luxury Brand入手是因为这些公司最需要这些看起来很炫、市场上最先进的演示产品吸引顾客。”

赵宝利直言:“其实说真的,我们做的这些产品,并不是所有公司的必需品,不是刚性产品,小公司不会舍得在这些方面花钱。想一想谁会需要这些产品来展示,那就一定是肯在市场宣传方面舍得花钱的公司,像LV这些公司,他们的市场宣传投入是最大的,我们要从这些大公司入手。”

事实证明,赵宝利的销售策略是正确的。继Chanel之后,Allsee迅速打入高端市场,伦敦Harrods、Selfridges、Mercedes Benz等品牌都成为了Allsee的早期客户。直到现在,英国Mercedes Benz所有店面都依然使用Allsee的数码标牌。

“在奢侈品牌打出来之后,现在我们的客户范围越来越广,除了Debenham这样的商场,也有Sainsbury、ASDA这样的大超市,还有电影院Vue Cinema、Cineworld等等,Vue Cinema 一家就装了有五六百台。一些餐饮品牌像Yo Sushi、Café Rouge开始用我们的产品做电子菜单。早期时候都是在大奢侈品商店里面,随着产品价格下降,和中小型公司对数字标牌起到的宣传作用的逐步认可,现在这些中小型公司对我们产品的需求也越来越多,这是我们下步的主打市场。”

客户越来越多,阿伯丁远在苏格兰,很多生意谈起来都不方便,售后服务也跟不上,赵宝利就将公司从阿伯丁搬到了伯明翰。“我们的客户群地点都是伦敦M25这条线上的,所以为了方便,就把公司搬到来了伯明翰。2014年的时候买了现在的办公场所,因为过去三年公司发展数度突然加快,2016又临时租了另外一个办公场所。” 从在家里客厅做起到现在,Allsee的办公和仓储面积已经达到1800平方米。据赵宝利透露,2018年公司还会建成一个将近3000平方米的新办公场所。

和公司一起成长

 

就像所有的企业一样,赵宝利在不同阶段面临的难题也不一样。

说到公司最初几年的销售,赵宝利说,“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在英国市场几乎算是独一家,竞争不多。数码标牌作为新兴产品,客户认识不够,市场相对也小,我们当时愁的是怎么培养市场,让客户能够认识到我们的产品可以帮助他们的销售,可以说公司前五年的时间都是在教育市场。”

“但是后来越来越多的公司也发现数字标牌的巨大潜在市场,他们大举投入,我们现在的竞争对手也变成了三星,LG,飞利浦,东芝等这些大公司。”在谈到要如何在这些国际大公司之间占得一席市场时,赵宝利说到:“他们的优点是品牌优势,但是他们公司大、产品多,行业专注度不好且不够灵活;我们虽然小,但是我们更专业,更能够懂得客户真正的需求所在,甚至可以按照客户需求制订非常个性化的解决方案。”

“这些是大公司永远赶不上的,我们永远不怕他们。这些大公司还经常把我们的产品当样板来开发他们的产品。为了占据市场,他们有实力能够做到低于成本的价格来买市场。但是我们的客户在测试了这些大公司的产品,还是觉得我们的产品好用,服务好,多花的钱值得。”

在这次让Allsee获得女王奖的“多合一数码标牌”也正是因为创新,使得产品实现了USB、网络中控、安卓和苹果系统间的随意切换。对于小型企业来说,U盘的即插即播简单易用,且无需使用额外昂贵的的软件和PC;对于大型企业,这个主板也可以让大中企业通过Allsee云服务器对千万数字标牌实现远程控制,这正是客户想要的产品。

说到之后的发展,赵宝利说主要将拓展更大的海外市场和树立自己的品牌。今年2月,Allsee团队去阿姆斯特丹参加了ISE(欧洲一体化系统)展销会,开始拓展欧洲市场。“从展会开始,我们在欧洲几个国家,比如荷兰、意大利、丹麦、法国等等都签署了分销商协议。我们想欧洲市场相对稳定之后再大力拓展北美和其它市场。”

团队是最珍贵的礼物

 

现在Allsee办公区有两层,一层是技术研发部门和货仓,二层是市场销售部门。记者看到,技术研发清一色的华人面孔,而市场销售则是白人居多。在谈到大家之间的合作时,赵宝利不免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公司到现在,最珍贵的就是我们的这个团队了,”他表示,公司刚好是一半华人一半白人,前者主要负责技术,后者主要做市场销售和客服工作。在团队里面,能够实现互补不足。

“你知道吗,得了这个奖,我很开心,但是更开心的就是公司里的小伙伴,他们非常看重这个奖项,觉得是对自己辛苦工作的极大肯定,感觉到自己做的是一份事业。”

赵宝利说自己的公司快成为了行业课堂,之前有两个员工分别去了IBM和东芝,而他也不忌讳,觉得这也是自己的一部分成就。

他说:“我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乐意和人打交道,且能从中感觉到快乐。我始终会把员工的问题放到最前面,不论是工作上的,还是生活上的,我都会把他们的问题当成自己的问题来解决。他们工作的都很辛苦,我从心里心疼他们,我就想让他们开心,过上自己喜欢的小日子。”

但他也坦言自己的管理能力并不如自己的专业和销售那么出色。“我现在还在自己维持一些客户,但我准备把一些销售分派下去,把更多的时间放在公司的管理方面。我自己确实在管理公司方面做的不够多也不够好,我会努力的。”

在采访结束时,记者简单地和Allsee的员工们聊了几句,让他们用一个词形容赵宝利。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记者只得到了一个词,就是hardworking。

从怀来县走出的中专生赵宝利,到现在获得了女王企业奖的赵宝利博士,相信对他来说,他的Allsee之路才算是刚刚开始。

(作者:记者 王冬蕾)
标签:Allsee Technologies,创始人赵宝利,奋斗人生

相关阅读

人物头条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