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 特朗普执政一百天:他为何没有履行承诺?

特朗普执政一百天:他为何没有履行承诺?

2017年05月05日 05:38我有话说(0人参与) 来源:英中时报

 

(图片来自网络)

当特朗普以压倒性的媒体曝光率问鼎美国总统宝座时,他曾经一次次地对美国人民做出“一百天计划”的承诺。在他的规划里,这一百天里的行动应当打下他总统任期的基石。

这一规划包括废除奥巴马医改并推出新的医改法案,消灭ISIS,推行减税,对退任政客进行限制,并在美墨边境建立边境墙。很遗憾的是,特朗普的计划除了减税草案得到提出以外,没有一件成功执行。

事实上,川普所提出的医改方案甚至由于反响太过恶劣而根本没有拿到两院去试图通过。到底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那个被保守派吹捧到天上去的天选总统为什么会被如此艰难地阻碍着?换句话说,是什么让川普的第一个一百天以失败告终?

川普其实很早就已经是一个老练的政治掮客了。作为知名娱乐明星富豪,他涉足政治非常广泛,且在过去的政治生涯中一直扮演渲染恐惧的角色。他的支持者们都认为,美国不再伟大了,我们应该让美国重新伟大起来。

这种恐惧来源于对改变的排斥。在后冷战时代,多元化等概念让保守的美国民众颇为惧怕。曾经用来进行意识形态输出的自由主义如今反攻倒算到了自己头上。反家庭主义和大麻再一次泛滥,税收开始繁重,全民福利等“左派”式的概念开始在美国社会中施行。这一切都与独立奋斗的传统美国梦格格不入。

同时,地域化的分裂也逐渐凸显了出来。在南方,对传统价值的坚守超过了自由主义——然而在东西海岸,新生活模式又呈现出压倒性的优势。这一切,都造就了一种“传统美国梦的崩塌”。

“美国不再伟大”,正是人们对这个时代所给出的答案。对于极右来说,这种恐惧是一个足以令他们争取足够的政治资本的机会。因此,在以特朗普为旗手的极右保守阵营,一种将美国现有形象变得比实际更差的运动已经悄然完成了。然而,这种糟糕的形象并不是美国的真相。

因此特朗普所提出的“紧急复兴计划”无需现实,只需听上去令人振奋即可。本质上这一计划是一个满足了“让美国重新伟大”的粉饰目的,同时也给自己进行了政治定位的宣传品。

虽然川普本人的“魅力”在许多人眼中被无限放大,但这不能掩盖他及其执政班子无法写出像样的法案,甚至无法有效团结党内派系的事实。但我们必须要意识到,美国人民有理由恐慌。

很长一段时间内,美国白人是不允许被发声的。这种反过来压制优势群体话语权的做法看似是一种反思,实际上仍是一种资本的压迫。与少数族裔一样,美国底层白人一样缺乏对生产资料的掌控权,这一点上种群差异并没有本质上影响任何问题。但资本显然找到了新时代的“分而治之”法。在一顶顶政治正确的大帽子下,美国白人变成了“不许抱怨”的“优势群体”。而真正有理由抱怨的,正是因为工业规模缩小、产业链条断裂而艰难求生的底层白人。

当然,没有人来告诉他们这一切背后的阶级性。在美国,阶级斗争一词已经庸俗化了——它和切格瓦拉的大头像、红旗、苏联红军的铁靴以及波尔布特的大屠杀画在了一起。半个世纪的冷战让美国社会很难以客观方式来看待这种资本主义的不公。这样,它也就无从发觉自身的真正症结。美国的资本们找到了他们最好煽动,也是最好进行压迫的种群——底层白人,来成为受他们蛊惑的枪手。

特朗普曾经深入政治圈子中,玩弄着政治献金,与政治人物进行利益交换和苟合。他作为精英政务官阶层所找出来的资本代表,在跳出来作为政治明星的途中当然可以得利。更可怕的是,他可以加速社会中的分裂,让经济问题庸俗化,种群化。其后果是,美国底层百姓简单地任由资本对自己进行改造,对它挑起种群矛盾的手段视而不见,并非常自作聪明地站到资本的那一端去了。

美国梦究竟会走向何方?坦诚地说:没人能看清楚。但能看清的是一点——那就是在可视的未来,种群矛盾和社会矛盾只是会换一个形象再出现而已。也许美国需要一些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至少是一个能够从政治经济学上辩证地分析问题的人来引导这次改革,才可能有平缓矛盾的一线希望了。

 

牟子旭是海外留学生组织“海英会”的理事会成员,并担任自媒体公众号“海英说”的主编及《深度评》栏目主要撰稿人、《海英看》电视栏目的策划人。

 

(作者:牟子旭)
标签:特朗普,执政一百天,没有履行承诺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