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前程 > 职场 > 不要害怕失败,没失败过才可怕

不要害怕失败,没失败过才可怕

2017年05月15日 07:36我有话说(0人参与) 来源:财富中文网

莱蒂西娅·加斯卡联合成立并负责运营全球首家致力于研究企业失败症结的智库Failure Institute。这位墨西哥裔企业家争取到一些优厚的投资和研究合作伙伴,其中包括政府机构、有影响力的投资基金、拉美跨国企业、墨西哥蒙特雷理工学院商学院和拉美开发银行。各方合作的远大目标是,帮助世界各地的企业领袖从失败中吸取教训。你有没有创业失败过?不妨随手做做这份调查,找找问题所在。

刚开始Failure Institute组织了一系列名为“搞砸之夜”(FuckUp Night)的活动,将企业家召集在一起分享失败的经历,类似非营利机构TED大会。这项自曝其短的标志性活动如今成为致力于帮助企业家成功的全球项目,每个月约有1万人在六大洲77个国家将近250个城市演讲分享。

这一切始于2012年。当时,加斯卡第一次创业刚失败,当时她想创业做社会公益:向墨西哥城的富人出售当地女性制造的手帕。后来加斯卡与朋友把酒夜话坦率分享创业失败的经历,发现这是“最有意义的一种商业对话”,因为这时交流起来非常坦诚,全是现实经验教训。为什么不认真做起来呢?“搞砸之夜”就这样应运而生。

加斯卡在初创媒体Ozy有如下精彩的介绍:

在确立分享形式两周后(每位演讲者通过十张PPT图片分享个人经历,演讲时长七分钟)组织了第一期“搞砸之夜”,首批约1000场分享活动如期举行。“搞砸之夜”的新任首席执行官恩尼克·奎克称,活动发展情况完全没掺水分。他们不能在Facebook、谷歌或者Twitter之类社交媒体宣传,“因为我们的(英文)名称里有不雅的词”,但又不可能改名(不过在一些伊斯兰国家允许主办方使用首字母简称)。“人们失败了就是会破口大骂,不会轻飘飘地说什么‘真讨厌’之类的,”奎克解释。他认为,“搞砸之夜”骨子里有一种“朋克、地下”的气质,坦诚是核心。全球多个城市的潜在主办方联系“搞砸之夜”团队,希望每月支付一小笔费用,换取使用这一品牌的许可。可口可乐、微软、花旗银行等约40家公司已经付费,在企业内部举办员工的“搞砸之夜”。

加斯卡将这一轮创业称为失败得来的远见。和“搞砸之夜”这个名字一样,这种对失败的严肃审视既接地气又不乏趣味,无论是从数据分析还是整体文化转变方面看,这项全球运动对打造全球商业生态系统真正出了一份力。(某些国家的人看待失败比其他国家冷静。)通过全球每月约200场“搞砸之夜”分享会和Failure Institute专注的调查,加斯卡及其团队可能比学界和传统案例研究认识更深刻。

而且这个创新本身就很棒。还有谁愿意分享惨痛的创业经历?如果你能上“搞砸”大会分享,我会给你备好美酒。

媒体关注

到处都是克里斯,克里斯·派恩吐槽好莱坞缺少多元化

克里斯·派恩不但有表演不错,还吐得一手好槽。他在热门综艺节目《周六夜现场》完成了一场非常有趣的首秀,他指出现在有太多叫克里斯的英俊白人男子占据大银幕,要么是动作明星要么是超级英雄。这本来就够讽刺了,更逗的是,同台的美国黑人女演员莱斯莉·琼斯根本分不清克里斯·派恩和其他一堆克里斯谁是谁:克里斯·埃文斯、克里斯·海姆斯沃斯和克里斯·帕拉特。《华盛顿邮报》的记者艾米·王(音译)一阵见血地指出,大银幕上到处是温和英俊而且完全可以相互替代的白人演员是有原因的,好莱坞的商业模式总是“想打安全牌”,如果演员的名字听起来像黑人或者西班牙人没法让投资方满意。

粉丝拿了好成绩 饶舌天后妮琪·米娜包学费

这是非常暖心的一幕。上周六晚,一位粉丝在Twitter上问米娜:“你愿意帮我付学费吗?”米娜惊人地做出一系列善举,资助能证明自己取得好成绩并可能证明学费的学生,全部或者部分承担学费。很多优秀孩子展示了成绩和需求。有人在Twitter上表示:“我的学费还有500美元没付,我是单亲妈妈养大的,家里还有个弟弟……我来自纽约皇后区,你可算帮大忙了。”妮琪,别管别人怎么说你“一时兴起不可持续”。传说中有位好姑娘不断将可能在沙滩上晒死的海星抛回大海,你也是个好姑娘。

美国杂志Ebony裁员了

记录非裔美国人生活的月刊Ebony将裁撤将近三分之一编辑,并与姐妹刊物Jet合并。主编基尔·凯尔斯将离职,杂志将离开1945年创刊以来的总部芝加哥迁往洛杉矶。2016年5月,创办Ebony和Jet的家族企业Johnson Publishing将两家杂志卖给德克萨斯州的私募公司CVG Group。母公司变动带来了震动,不久就出现了诸多问题。一些Ebony欠薪的自由职业者开始公开抱怨,在Twitter上都用统一标签“Ebony欠钱”。

穆斯林的身份和形象分析

评论家内斯林·马利克为穆斯林定义了一系列文化符号上的“身份矩阵”和“特权级别”,可以用于预测穆斯林可能遭遇怎样的歧视或者骚扰。马利克写道:“一些穆斯林可以借助身份特征获得某种通行证。其用处基本上要看个体能否轻易融入占主导的富人文化氛围。听起来很夸张,但事实如此。”她还描述了近来对穆斯林身份的诸多分析,既有非穆斯林世界的,也有一些身为穆斯林的批判人士——激进的愤怒青年,或穆斯林嬉皮士。

一位购物者对穆斯林女性说“真希望当初没让你来我们国家。”

事件发生在美国弗吉尼亚州雷斯顿一家Trader Joe超市。当时,队列中一位好心的顾客让一名女子插到自己前面。不知什么原因,那位插队的女士开始闲聊,说起另一名戴着头巾的女穆斯林顾客怎么不好。在允许闲聊女士插队的顾客确认戴头巾的顾客是穆斯林后,就出现了令人难堪的一幕。通过马利克的穆斯林身份矩阵观察,我们会发现这次交流很有教育意义。首先可以看到,针对戴穆斯林头巾的顾客,那位女士很坦然地公开发表反伊斯兰言论。其次,在被一位事后证明为伊斯林的人质疑后,那位震惊的女士试图以更尖刻的言辞为自己辩护,她提到了女性的割礼和据称为“穆斯林”的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这次事件是个教训,告诉人们提醒一位对穆斯林并不友好的顽固分子,会有什么结果。

觉醒的领袖

多个极端种族主义的白人组织得到免税待遇。

这样的组织有很多!田纳西大学诺克维尔分校社区发展经济法律诊所所长、法学助理教授艾瑞克·阿玛兰特希望改变现状。他的长篇论著值得一读,假如你想尽可能了解改进种族问题或者税收立法的靠谱观点,那就更要好好拜读了。阿玛兰特的论点很简单:“在批准免税流程中,美国国税局没能辨别仇视种族平等的组织,这不仅意味着,纳税的公众实际上为仇视组织的活动提供补贴,还会影响慈善组织的免税地位。”他有什么对策?将“教育机构”的广义定义缩小为给予学位的机构,博物馆或动物园之类远程学习和文化机构,清除与合法机构一样享受免税的仇恨组织。“第501(c)(3)条规定源于古老的英文法律,几乎没有经过公开宣传、讨论和考量。法条本就过时,执法的还是国税局。说好听些,国税局财力单薄,说难听些,国税局根本没法判定机构是否应该免税。”看起来是不是值得企业的朋友们游说一番?不是所有英雄都像蝙蝠侠一样身披斗篷,很多都穿紧身裤。

最新披露的信函显示,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曾担心,国内的种族主义会促使全球其他国家地区倒向共产主义。

这封信落款日期是1959年,当时美国政府担心同前苏联的冷战愈演愈烈。信函写在副总统官方使用的信纸上,主题是取消学校的种族隔离。信中尼克松写道:“我为种族分裂对世界大国的影响深表担忧。全球大部分地区的人都是有色人种,他们痛恨基于种族主义的侮辱。”他推测,一旦美国人看来像种族主义者,全球其他地区就会纷纷投靠共产主义,“那将造成灾难性的后果,导致我们周围充满敌意最后被孤立。”尼克松还表示反对偏执的种族主义:“我不接受希特勒的优等种族观,同样也不接受划分劣等种族的原则。”随着此后竞选总统失利,尼克松反对种族主义的倾向明显不见了。此人看起来一身正气,也只会整出乱摊子。

2012年被枪杀的非裔美国高中生特雷沃恩·马丁将被佛罗里达纪念大学(FMU)授予学位。

学位是马丁喜欢的航空方向,如果他仍然在世应该会很高兴。FMU这所传统美国黑人大学将于今年5月13日的开学典礼期间授予他学士学位,马丁的父母特雷西·马丁和塞布丽娜·富尔顿将代表他接受学位。富尔顿也是FMU的毕业生。校方的声明写得很感人,其中写道:“我们的校友塞布丽娜充分体现了力量与尊严,她呼吁人们更关注暴力事件的其他受害者,同时推动整个社会更平等、更公正。”点击查看更多内容,如果你不想影响周一的心情,就别看评论了。

经典名言

我可能会想成为美国黑人女作家托妮·莫里森,顶多也只是想想。上电影学院的时候,我发现一种全新的讲故事方式,非常适合我,而且我讲得很开心。这种新方式让我茅塞顿开,看世界的方式都变了。多年后,我终于有机会和托妮·莫里森共进晚餐,她却一直聊我制作的医疗剧《实习医生格蕾》。假如我没有调整想法,放弃模仿她转而努力发掘自己的潜力,估计永远没机会跟她这样吃饭聊我写的剧。

 

(作者:)
标签:害怕,失败,可怕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