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财智 > 英国养老,想说爱你非易事

英国养老,想说爱你非易事

2017年07月14日 07:12我有话说(0人参与) 来源:英中时报

华人文化中讲究叶落归根,年老后都对故土有一份难离的情愫。然而对长期生活在海外的华人们来说,虽说故土难离,想要叶落归根却绝非易事。而要在海外的第二故乡养老,确也需要考虑很多问题,并非易事。

本文仅以英国为例,系列探讨在英华人养老的相关问题,以飨读者。并期待更多华人关注,参与华人养老事业,为在英国华人养老问题出谋划策,以共建华人身心家园。

养老事业涉及了多个领域或行业知识的跨界综合性研究与协作,比如:人口学,社会学,医学,护理学,心理学,法学知识在保险业,建筑业,管理及投资学等方面的应用。对人才需求的深度和广度是也不同于其他传统行业。如果把这个行业形容为一艘航母,其注定承载着厚重的社会使命感,必将为华人社区成员们所关注,同时也为社区的每一位成员造福。而老年人士如何善用英国现有社会资源合理安排自己的老年生活,以及年轻一代如何提前计划和安排将来的老年生活,同样也是需要考虑与关注的社会问题。

根据英国国家统计局2017年3月最新人口统计数据显示,英国总人口在2015年已达到6511万人口,其中84.14%的人口居住在英格兰。其中华人占英国总人数的0.7%。据此计算,在英华人总数约为45.6万。 而在英格兰的华人人数占全英华人人数的0.85%。但据世界人口网登载中方有关数字统计,目前在英国持有中国护照的人员总数为60万,其中包括12万留学生。而很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全英没有一家专属华人的养老院。而当辛劳一生,努力工作且合理付税的华人到其老年,开始对护理服务有需求时,通常会想入住英国政府公立或者私立养老院,而此时很多老年人会因为语言,文化,饮食等差异不习惯或因经费问题根本无法入住英国当地的养老院。这些老人的生活应该由谁来关心及照顾?他们需要怎样的护理服务?英国养老院及其入住申请流程又是怎样的呢? 本文将在近几期报道中逐一与各位看官共同研讨并找到以下这些养老相关问题的信息及答案。

英国健康护理业简史

说到养老,离不开健康护理业,那么让我们一同先走近健康护理这一熟悉而又让人陌生的领域,来看看英国老年健康护理行业的前世与今生。

NHS之前的英国健康护理情况

英国的健康护理始于宗教命令,一直持续到1536年。随后的真空期一直持续到1601年《穷人法》 (Poor Law)的颁布,它见证了济贫院、救济院和机构医务室的诞生。由于人口和城市化的发展,法律在1834年被修订。

十八、十九世纪前,健康护理主要由志愿者性质的医院和济贫院或机构附属的医务室提供。医院在护理和医务人员方面享有很高的声誉,但却因为怕 “赖病床(bed blocking)”现象发生,而不收治患有慢性疾病的病人。因此,医学院的学生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也没有被教授过关于老年疾病的知识。济贫院常是“令人沮丧”的楼群,让人们不想入住。机构医务室不得不接受被志愿者性质医院拒收的病人,并逐渐发展成为慢性病患者的长期治疗机构。

 

(1834年济贫法(1834 Poor Law),图片来源:英国国家档案馆)

19世纪中期,针对在维多利亚时代的济贫院和机构附属医务室里的环境和护理有了尖锐的评论,特别是针对安多弗和胡德斯菲尔德的丑闻(Andover and Huddersfield scandals)。《柳叶刀》卫生委员会1869年的报告中说:在拥挤的济贫院中“虚弱的”囚犯们是极其可悲的,他们的生活就像一株蔬菜,它保留了令人怀疑的对疼痛和精神痛苦感知的 “特权”。

1905年,由英国皇家委员会发表的针对《穷人法》的少数派报告主张,需要“打破当前不科学的按照年龄和体弱者分类的方式”,并“根据独立个体关心的年龄、心理和身体特征,分别对不同的类别进行处理”。1946年至1945年对英格兰和威尔士医院进行的调查也平等明晰,由此在1946年建立了纽菲尔德省医院信托基金(Nuffield Provincial Hospitals Trust),以建议对慢性病患者进行全面审查。

20世纪初,照顾一个年迈的亲戚被视为国家关注的问题。亲戚们开始认为长者入院使用的慢性病患者的病榻即是其“终身的床”,病人的家被遗弃了。因此,如果他们身体恢复好到可以出院的时候,他们却没有住处可回了。亲戚们为让他们的老人继续住院找了各种借口。由此病人常常被制度化(管理),也不愿出院。

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的出现

在20世纪40年代中期,有三个事件发生,其中两件是在新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建立之后。所有这些都有不同但又互补的议程。

第一,老年医学的先驱,如医生马乔里·沃伦(Marjory Warren)、埃里克·布鲁克(Eric Brooke)、莱昂内尔·(Lionel Cosin)和特雷弗·豪威尔(Trevor Howell)旨在通过现代的调查和治疗,来扭转为慢性病患者所提供的低质量的护理及住宿的状况。他们面临的挑战有:为在数十家医院住院的数百名住院病人服务,而这些医院通常分布很广且相隔很远;数百人在排队入院的等待名单上,资源不足,缺乏工作人员,缺少调查设施,很差质量的病人住宿和厌恶,甚至是来自医疗行业和医院当局的敌对情绪。在早期,重点是康复,但随着新的药物的使用,老年病学专家使老人入院并成功地治疗了许多患急病的老年人。

其次,卫生部必须解决英格兰七万张医院床位紧张的问题,这些病床被慢性病患者们所长期占据,他们的存在可能严重阻碍胚胎期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的发展。此外,老年人的数量和预期寿命都在增加,且预测显示这将继续增加下去。

 

(“赖病床”造成床位紧张的最新数据。 图片来源:英国国家审计署(National Audit Office))

第三,主要的慈善组织开始支持对老龄化进程的研究(老年医学),并建立了全国委员会,为“老年穷人的护理和舒适”提供服务。

成就

老年病学家通过改变期望值并将现代方法应用于他们的慢性病患者,使他们中很多人出院,增加了床位周转率,大大减少了人们对床位的需求。病房住宿慢慢改善。

卫生部支持老年医学,并采取措施改善招募,在普通医院建立老年医疗单元,并发展一系列社区服务。对老龄化的研究得到了支持:比如像Nuffield和Ciba基金会这样的组织鼓励了亚历克斯·康福特(Alex Comfort) (《性爱的快乐》作者)和弗拉基米尔·科伦切夫斯基(Vladimir Korenchevsky) (老年医学之父)的工作,弗拉基米尔成为牛津老年医学研究所的主任。Ciba基金会帮助成立了国际老年医学协会,并于1954年在伦敦召开了第三届世界大会。

于1984年发布的一份来自Nuffield省医院信托的报告中得出结论:老年医学已经确立了它的专业知识,并在提高老年人服务标准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功。英国已经成为老年医学的“麦加”圣地。

现代老年护理发展

英国的政治意愿将为老年人提供有效的协作的医院和社区服务,但仍缺乏明确的目标。政府更关心照顾老人所产生的费用。老年人的数量、寿命和发病率的不断增加对所有的健康/社会服务都造成了越来越大的压力。

上世纪80年代,NHS开始从长期护理服务中撤出,将其留给私人和慈善部门。目前,老年医学咨询师们已经越来越多地参与到急性成人医学(acute adult medicine)的研究中,尽管社区老年医学正在受到影响,他们已经从持续性护理中撤出,只保持对康复治疗任务有限次数的承诺。病人周转率和快速出院的压力仍然存在。当地的社会服务部门都是很困难的,经常缺乏资源,并经常是政府财政削减的目标。精神病学是新NHS系统里的 “灰姑娘服务”。对老年人的歧视依然十分普遍。

尽管在过去的20年里有许多报告和委员会,但对老年病人的护理质量仍然是一个核心的批评。我们应该记住在1916年至1922年间任首相的大卫·劳埃德·乔治(David Lloyd George)说过的话:

“我们如何对待我们的老人是对我们国家质量的一个重要考验。一个国家对那些在过去有能力时曾为她诚实工作过的人们缺乏感激之情,不值得拥有未来,因为她已经失去了她的正义感和她怜悯的本能。”

大卫的话反映了一个时期的态度,但英国现代的老人社区及老年健康护理业发展又是如何一番景象呢?尽请期待下期文章:英国老年健康护理业现状小议及相关主要法律研读。

作者简介:

伦敦大学学院(UCL)历史系 《中国健康与人文》硕士毕业,旅英工作、生活10余年,中英教育工作者及养老问题研究者;英国四川同乡会副会长兼总秘书长,中国大西南英国联谊会副会长。愿就中英教育及健康养老领域知识与大家交流分享,电子邮件:x.sun.14@ucl.ac.uk 

 

(作者:孙晓满 )
标签:英国,养老,健康护理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