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华人 > 从暴力《泰特斯2.0》到中国: 专访香港导演邓树荣

从暴力《泰特斯2.0》到中国: 专访香港导演邓树荣

2017年08月04日 07:36我有话说(1人参与) 来源:英中时报


《泰特斯2.0》剧照

为纪念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20週年,香港邓树荣戏剧工作室将于845日于伦敦New Diorama Theatre重新演绎莎士比亚作品《泰特斯2.0》 。此剧曾获第十九届香港舞台剧奖十大最受欢迎制作及最佳灯光设计。

用说书呈现血腥《泰特斯2.0》

在此前的采访中,邓树荣曾表示《泰特斯2.0》是他创作中最重要的一部。这部戏改编自莎士比亚的第一部悲剧《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也被认为是最为血腥的悲剧,时至今日依然备受争议。故事讲述罗马将军泰特斯大败哥特王国,罗马新帝欲娶泰特斯女儿拉维尼娅为妻,但遭反对,遂改娶战败国女皇塔摩拉为后。塔摩拉与其黑奴为报亡国之痛,让儿子们强暴拉维尼娅。泰特斯装疯扮儍,走上复仇的不归路。

在泰特斯公演的前一周,邓树荣导演接受了本报的访问。

见到邓树荣导演时,他刚刚结束了和伦敦戏剧学生的交流会,略显疲惫地坐在排练厅里。比起刻板印象里的“艺术家形象”,这位执导过近50出舞台剧的导演,前任香港演艺学院戏剧学院院长,一身黑色的休闲装,头发花白,更像是香港茶餐厅里一个普通的中年男子。

据邓树荣介绍,虽然《泰特斯》是莎士比亚第一部悲剧,可能没有之后的四大悲剧和四大喜剧那么成熟,但是基本大的架构已经有了。

他说:“上世纪80年代末我曾在巴黎看过一次《泰特斯》,让我对这部戏产生了兴趣,虽然很暴力,但是给了我很不同的感觉。像是拉维尼娅被强暴然后被割去舌头,给我的感觉很荒凉,好像一个人被一种原始的暴力拿走了她最好的东西,超越了拉维尼娅被强暴受到的肉体上的伤害。所以我当时就想,如果有机会导演这部剧就好了。”

《泰特斯2.0》来源于2008编排的《泰特斯》戏剧版,且这一版本也曾在2012年于英国上演。

2009年,原有的版本被改成“说书”的形式,剧场被简约到极致,道具只有7把椅子,全体演员几乎都坐在椅子上,或分段轮流讲述文本,或用身体、面部表情呈现所叙述的情节,从而打开了一个风格化的集体表演空间。

谈起改编的灵感,邓树荣表示来源于每天打坐。“我在打坐的时候就听到有个声音在告诉我:说书。然后才有了剧本,并让7个演员用说书的形式来演绎。在这个过程中,我参考了很多说书的文化,我借用了这个架构,再加上我的艺术命题——演员如何用他们的身体而不只是语言来进行表达,于是有了《泰特斯2.0》。”

“我用了两个月,在工作坊让我的演员用各种方式来说同一个故事,像是形体、舞蹈和动作等等,我称之为‘前语言,就是在语言出现之前,人们如何去表达。没想到最后作品出来后,在全世界的反响都很大,所以后来这个作品就定期在世界各地开始巡演。

他认为,《泰特斯2.0》并不是直接的暴力呈现,说书的形式可以是很中立的,也可以很有感情。曾有评价说:2.0的版本反而能呈现一种美学,能让观众感受到暴力背后的那种恐怖,而不是具象的过程。

批评的声音也不是没有,但是邓树荣觉得,“有讨论总好过没讨论”。

他认为在艺术创作过程如何处理和自己的关系,比处理和观众的关系要重要。因为观众是否喜欢并不是最重要的,而是要给观众一个联想的空间。

“创作最后一段美感的路程是需要观众自己去完成,作品出来后已经不属于创作者,而是给所有人去欣赏和品评。”

形体剧场的创造者

和邓树荣其他的莎士比亚剧目一样,《泰特斯2.0》依旧以粤语演出。他回应道:“按照之前的经验,包括最近在欧洲演出的《麦克白》来看,粤语演出不是什么问题,况且我们还有英文字幕。我不是没考虑过用英国的演员,但是我的戏要排很久,档期是一个问题。那找英语流利的香港演员也不好找,说不好,反而让观众的焦点放在语言上了。”

“我对演员的要求很高,尤其是腿部的训练,这也是为什么我只合作自己熟悉的演员或者我的学生。”而这也是邓树荣坚持用形体剧场训练的一部分。

在他的创新和坚持下,2012年,他的无声喜剧《打转教室》应邀到英国爱丁堡艺穗节演出,苏格兰报纸Scotsman以及《百老汇评论》,都给予了四星评级。

这位在香港被称为“形体剧场的创造者”说:“很多人以为形体剧场是舞蹈或者默剧,其实不是,形体剧场是一种训练方式,最后可能是话剧也可能是别的形式呈现,比如说可能是《打转教室》,也可能是九月重新上演的《舞·雷雨》。”

“最后观众会发现,没有了语言,就会用另外一种处理方法。这种方法就是抽取剧本中的人物关系和性别,来呈现剧本的精神。这里的剧本精神就是每段戏如何用外部的形体来表现人物的内心活动。”

为了更好解释自己的形体剧场,2014年,邓树荣出版了《泰特斯──简约美学与形体剧场》,此书展示了简约美学作为风格取向,形体剧场作为创作手法如何成就《泰特斯》和《泰特斯2.0》这两个当代亚洲剧坛不能忽视的作品。

中国的戏剧市场

除了国家的剧团,邓树荣表示,现在中国的民间剧团也很多。去年,他与北京的白光剧社合作排演古希腊悲剧《安提戈涅》,这是他首次和中国大陆的剧团正式合作。

邓树荣表示,白光剧社虽然成立时间短,但是他们很有干劲也很专业,并赞赏《安提戈涅》演员的认真和纪律。朝十晚六的排练,邓树荣要求他们九点就来热身,而们都会准时到,也不缺席。“在香港始终因为体制问题,香港的演员很忙,选择也不是很多。”

邓树荣坦言自己并不关心票房问题,因为这是制作人需要考虑的。

他说:“其实现在商业演出全靠票房的戏剧不是很多,大城市卖票还好一点,但就连广州和深圳也有点困难,除非是有大明星来参演。”

“就拿《安提戈涅》来说吧,首演的情况是不错的,之后也进行了巡演,但是主要的演员都是自掏腰包。不过好的一点是,她们能找到一些其他方法来补贴这一种艺术性比较高的戏。”

目前邓树荣还在和南京的一个国家剧团进行《桃花扇》的改编,预计明年三月和观众见面。

在采访结束后,邓树荣叫住了记者,他说:“我还想补充一点,我觉得在外求学的华人学生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去体会。首先是不同的文化体验,以我自己的留学体验来说,如何从国外来看中国的文化更珍贵。中国的文化很难定义,而作为一个中国人,不论你英语多流利,你骨子里还是中国的,所以从不同角度看中国文化,最重要也最有趣。”

邓树荣(下排,左四)与伦敦学生交流,摄影William Wong

(作者:记者:王潇雨)
标签:专访,香港导演,邓树荣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