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纵深 > 剑桥华商吁建中国城 称不让纳税人买单

剑桥华商吁建中国城 称不让纳税人买单

2017年08月18日 07:49我有话说(0人参与) 来源:英中时报

自今年八月七日剑桥晚报掷出《剑桥会建中国城吗?》的重磅新闻,“在不久将来,剑桥或拟建中国城”便成了最近剑桥市民巷议街谈的热点。

伦敦虽然华人众多,其比例却只占伦敦人口的1.52%,相比之下,剑桥才是全英华人人口比例最高的城市,拥有3.6%的华人,其中还不包括数以千计的中国留学生和访问学者。为了提升中国学生的大学入学率,剑桥众院校还设有多家“直属附中”。除了定居、留学和访问的华人以外,剑桥还吸引着不计其数的中国游客。剑桥是千年古城,草木随四季换妆,本已美轮美奂,又得益于诗人徐志摩留在波光里的“艳影”,无疑是中国游客必访之地。

从19世纪初东印度公司贩卖茶叶和瓷器的木船上出走的第一代“海员华人”,到20世纪中叶从福建偷渡来的“集装箱华人”,再到今天以强大的资本或学历登堂入室的“投资/高技移民”,英国华人的内在结构随着中国经济在过去30年间的高速发展,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与此同时,英人对华人的看法也在不断改观,尤其是退欧公投之后,“China”这个词在政客,商人和媒体口中更是亮相频频。斗水活鳞,何况是“中国”?此时有人作出“在剑桥建中国城”的提议,岂止如渴得浆。

蓝图虽好,魔鬼却在细节里。为深入了解该项提议,本报特约记者采访了“剑桥中国城计划”的发起人之一Andrew Tse。十岁时随家人由香港来英定居的Andrew Tse,说着一口标准的英伦英语,字里行间充满了开拓者的激情。

倡议者:它将与伦敦中国城有很大不同

“25年前,父母带着10岁的我在剑桥落地扎根。英国给年少的我留下的第一印象是它在文化上的多元化。处处充满了不同的种族,宗教和信仰。

“1993年间,我被家人送到剑桥附近的寄宿学校读书,当时我们学校只有三名华裔学生,剑桥也不像现在这样满大街都是华人。几年之后,随着移民浪潮的上涨,本地的华人逐渐多了起来。很多华人初来咋到,不熟悉环境,有的还不怎么会说英语,于是我父亲Hon Ki Tse便创建了一个华人社区中心(Cambridge Chinese Community Centre),帮助有需要的华人。父亲的英文很好,信息和人脉关系也颇广,来求教和求助的人很多。在当时来说,社区中心还可以说是一道中英关系的桥梁。我也不时在中心里帮忙,作为回馈,我的中国文化学养也获得很大提升。今天,我是该中心的活动策划人,剑桥和英国本地很多和中国文化相关的活动,像春节、端午节、中秋节等庆典活动,都是我策划的。此外,我也策划了不少体育项目。”

Andrew Tse不仅是一个活动策划人,还是一名年青的企业家,经营着剑桥本地的一家美发中心和多家中餐馆。剑桥市中心仅1.3公里的Regent大街,聚集着三家中餐馆,其中一家就属于他的名下;穿过Regent大街旁的公共大草坪,在异国风情小店荟萃的Mill Road,又是另一家;两年前,在伦敦的牛津大街,他还买下了一所以欧洲移民为主要授课对象的语言学校。 

谈到中国城的创意初衷,Andrew Tse说:“现前阶段的中英关系之良好是史无前例的,所以我和我的合作伙伴,剑桥大学毕业的Danny Wang,便想到了创建一个‘中国城’。它将会是一个极好的平台,不但会为中国商家在英国的投资和置业提供便捷之路,还将促进教育产业的发展。我们的‘中国城’概念,和伦敦、利物浦、曼切斯特的中国城有很大不同。剑桥作为世界顶级名校所在地,其学术和高科技资源是其他城市,比如利物浦和曼切斯特所不能比拟的,像华为那样的大集团,在剑桥都有其子属机构。我们心目中的剑桥中国城,并不只以餐饮业为主,我们希望它同时还是一个分享学界和研究资源的平台,比如北京大学在牛津设立分校,我们希望这也是一条可供参考的道路之一。再者,剑桥是一座国际城市,你不用作为中国人方可以受惠于中国城。”

建在哪里?谁来买单?

在Andrew Tse和Danny Wang的蓝图中,中国城并不一定要建在市中心:“我们希望繁荣剑桥郊区的旅游业。所以它不一定在市中心地段,比如市中心Grafton购物中心等——虽然它暂时也在考虑范围之内。”

剑桥市的Grafton购物中心,除了像Boots和Next那样的连锁店以外,还有不少本地小店,面包店、电器店、礼品店、二手店,以及多家慈善店。中国商家只占据着一家小型中国超市和一家中餐馆。整体上,Grafton购物中心主要还是以本地顾客和留学生为主,游客的比例相对较少。想在它的基础上建中国城,也许需要很强的游说能力。对此,英国长大的Andrew Tse心领神会:“Grafton购物中心的容积相当有限,而我们绝对不会强行逼迫任何一家店搬迁,在英国,这是绝对行不通的。”

除了Grafton购物中心,另一个理想的地段是剑桥郊区的Chesterton,离剑桥北站近在咫尺,交通十分方便。“在和剑桥市长George Pippas讨论之后,我同意他的提议,北站地带将会是一个很理想的地方。那一带尚未发展,我们可以买下一块空地,从零建起,这也意味着带动郊区经济和就业的发展。”

剑桥中国城的预算是多少?谁为如此庞大的蓝图买单?这也许是英国纳税人最关心的问题。Andrew Tse胸有成竹地答道:“在已有的街道上改造,修建牌坊,镶嵌中国元素的建筑装饰材料,配上中式家具等,再加上改建批准执照,应该需要40万到50万镑的样子。如果是在一块空地上,平地而建,则需5-6百万镑。至于谁来买单,说老实话,自从八月初剑桥晚报刊出我们的计划以来,短短一周,我就已经接到了很多热心电话,不少投资商已经显示出投资的热情。设想一下,一块空地,除了草,本无一物,然后剑桥城市委员会(The city Council)授予这块地一个芳名,谁都不难想象它巨大的商业潜力。所以钱的问题不用担心,我们绝不会动用纳税人的钱,一分钱也不会!”

剑桥人怎么说?

自剑桥晚报刊出Andrew Tse和Danny Wang的提议书以来,短短一周内超过4000多人签名表示支持。记者采访了妻子是山东人的英国居民Sam balley,他说:“在剑桥建中国城,对英国来说是个非常好的商机,可以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唯一需要考虑的是中国城的建筑风格,它需要和古城完美地融为一体,在美学上综合中西叙事。”另一位在Mill Road住了十多年的英国居民Catherine Turner说道:“这是个好主意!它不单会吸引更多游客,也会让剑桥的华人有一种归属感,让他们在后退欧时代,感到被接纳和欢迎。”

爱好中国美食的英国居民Andrea Chambers也说:“这样一来我就更不愁买不到老干妈了。”

虽然赞美之声一片,却也不乏疑虑。剑桥艺术教育的硕士生秦雨晨说到:“现在市中心都是旅游用品,纪念品店了,以前我常去的几家比较传统的咖啡店,旧货店和杂货店都没有了,处处是连锁,餐厅,都快变成北京的南锣鼓巷了。中国城也基本是餐厅,且不是真正的中国风味。与其建中国城,还不如开设‘中国文化中心’,传授中国语言,书法,绘画和古琴。像‘日本文化中心’那样,剑桥大学很多教授和他们的夫人都去日本文化中心上课,原汁原味,像模像样。中国的投资人真应该学习日本。”——针于类似的疑虑,Andrew Tse解释道:“中国城的存在,很大程度上是对中国文化的一种体验,餐饮和购物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我们更希望将丰富多元的中国文化也带入进来。”

根据剑桥晚报的民意测试,17%的反对之声里,最强硬的部分,来自多少携带一些排外情绪的英国人。他们抱怨“剑桥已经被外来者占据,今天是中国城,明天会不会是巴基斯坦城,后天会不会是印度城?”。在剑桥晚报的留言版上,一则网名为Opaque的留言说:“看样子,Takeaways 的非法移民已经足够多了,不如把他们都关进同一个街区里吧!”另一则网名为OhHereWeGo的留言说:“就像爱丁堡和其他的英国主要城市,所有的旅游品店终会落入中国人之手,这些中国人对地方史一无所知,只会抬高物价。”

Andrew Tse说,对于这种充满偏见的言论,他只想说:“一些退欧派以为他们可以自己搞定一切,这是不可能的。国家之间的合作在今天这个时代,比以往任何一个时期都更重要。”

对Andrew Tse来说,建中国城的最大难度不是对付这17%,而是“选址”。

记者同时采访了剑桥地方委员会,Cambridge City Council 的行政长官Antoinette Jackson回应道:“英国其他城市的中国城,具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中国商家/店铺的高密集度——这是为一条街道或城区命名的基础。就目前本市的情况看来,中国商家们并未在地理上形成类似的密集度。我们将密切关注Tse先生的计划,看其发展而定。”

(作者:特约记者 王梆)
标签:中国城,剑桥,热点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