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华人 > 剑桥辍学,职业扑克玩家,其实我是个喜剧演员

剑桥辍学,职业扑克玩家,其实我是个喜剧演员

2017年09月01日 07:46我有话说(3人参与) 来源:英中时报

原标题:剑桥辍学,职业扑克玩家,其实我是个喜剧演员——专访爱丁堡艺穗节“大卫最有趣玩笑奖”得主Ken Cheng

----------------------------------------------


自从8月22日在爱丁堡艺穗节Edinburgh Festival Fringe夺得了第十届"大卫最有趣玩笑奖第一名后,华裔喜剧演员Ken Cheng的生活突然被一系列的演出填满 剑桥辍学冷笑话冠军职业扑克选手这些关键词都让媒体把聚光灯集中在Ken的身上。直到两天前,他才结束了连续25场的演出,回到伦敦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爱丁堡艺穗节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艺术节,每年能吸引约200万观众和游客观看艺术节活动。内容涵盖戏剧、音乐、舞蹈等多个领域,而其中笑话比赛也是不少酷爱幽默的英国人最津津乐道的版块,历来都云集了不少笑话界顶级人才。往年的冠军得主都是Tim Vine,Stewart Francis 和Zoe Lyons这种英国著名笑星,由此可见,Ken的这枚金牌分量并不轻

Ken获奖的话是,“I'm not a fan of the new pound coin, but then again, I hate all change”直译成中文是,"我并不喜欢新的一镑硬币,说实话,我讨厌所有变化。"

这个笑话的诞生缘起于2014年,当时英国正宣布说要设计新的硬币样式。和老版硬币最大的不同是,新硬币用十二角形替代了过去的圆形。Change 一词在英语中还有"零钱"的意思。所以这句话也可一语双关地翻译为,"我不喜欢新的一镑硬币,说实话,我讨厌所有零钱。"


名次一出,除了吸引了大批英国人的关注,中国的社交网络也一下子炸开了。不同于英国人的捧腹,大多数中国人表示理解不到笑点。Ken坦言,能够获得第一名他自己都很惊讶,因为他并不觉得这是他笑话里最好笑的。

此次参与投票的共有2000人,Ken的这句话赢得了33%的选票。在投票前,观众并不知道候选笑话的作者,以避免任何不客观与偏见。

今年是Ken首次参加爱丁堡艺穗节笑话评选,但已经是他连续七年参加艺穗节了,因为他觉得在这个神奇的地方可以认识各种各样的人,接触到不同的想法。

在21那一年Ken发现了自己的喜剧天赋。这并不算太早。后来他在Wolfson Howler喜剧社团见到Chris Addison表演后,Ken觉得有点酷,自此,他成了剑桥Footlights的常驻演员。


Mark Liu的形象

此前,他还在Youtube上开设了一个个人频道,以扮演荒谬”的“Mark Liu”录制一系列喜剧视频,单集最高点击率32,000

Mark Liu是一个看上去有点呆呆的,没有什么表情变化的宅男,讲话都不是那么流畅。但或许正是因为不可以搞笑,才莫名好笑吧。有一段时间,Mark Liu甚至比Ken Cheng要出名得多。

五年前,当Ken还是因Mark Liu的身份走红时,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喜剧只是他的一小部分,自己并没长远的职业规划。然而,时间一转来到2015年,Ken成功入围了BBC 举办的新喜剧比赛(New Comedy Awards)的决赛,因演出《一石二鸟》瞬间俘获了大批英国观众,自此,他走上了一名职业喜剧演员的道路。

Ken认为,作为一名华裔喜剧演员,在英国是比女喜剧演员还要稀有的少数人群。他的节目名就直接叫做“中国喜剧演员”(Chinese  Comedian)。

Ken的父亲是香港籍,母亲是北京人,他从小在英国长大,是很典型的BBCBritish born Chinese)。相比较自己的喜剧天赋,他觉得自己的父母并不是很幽默的人,也没有受到他们很多的影响,反而,他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Demetri MartinJames Acaster等喜剧演员的影响,或者说,受到了那些跳脱出常规思维方式的人的影响。


不走寻常路是他一直追求的目标。

或许是因为剑桥数学系的学习,让Ken的笑话有着理科生的思维。爱丁堡节日杂志(Edinburgh Festivals Magazine)的评价也证实了这一点:“他和现在的喜剧演员们相比很不一样,他的笑话别具一格,幽默机智,不仅仅话语诙谐,而且还融合了数学分析领域的知识,听起来就很有逻辑性。

我们很难因为一次获奖,就将Ken 定义为最好笑的喜剧演员”,但是,他绝对是喜剧演员里扑克打的最好的。在成为一名职业喜剧演员之前,Ken的身份是一名职业扑克选手。但是全心投入到喜剧后,他已经没什么时间打扑克了。尽管他认为如果做一名全职的职业扑克玩家会挣的更多,但或许不会像现在这么快乐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舞台上需要一直讲话,私下的Ken并不是一个滔滔不绝的人,甚至话并不多,也不太愿意提及自己卸下喜剧面具的那一面。这个有点“奇怪”的人,到底是如何完成他看似毫不相关的两次转型呢?请看本报记者Ken访谈

艺穗节之后

英中时报:在爱丁堡艺穗节获得最佳笑话后你的生活发生了哪些改变?

Ken: 其实,不能说让我的人生产生了很大的变化。短期来说,获奖确实增加了我的曝光率,也让我在爱丁堡接下来的表演拥有了更多的观众,但是,长远来看,这并不是一个很大的变化。就拿去年的第一名来说吧,他拿奖的时候确实很多人关注,但是一年后,获奖对他的影响还有多少我就不得而知了。参加爱丁堡艺穗节确实能很快提升我的名气和曝光机会,尤其是在拿奖之后,这种关注超出了我的想象。

英中时报:你父母知道你获奖后有什么表示吗?

 Ken:他们恭喜了我,并觉得为我骄傲。

英中时报:艺术节回来后你有什么计划?

Ken:休假吧。我连着演出了25场,需要休息一下了。

英中时报:很多中国观众在看完你的笑话表示“get不到笑点”,你怎么看呢?

Ken:这个硬币笑话是一个很典型的英式笑话,对于一个英语是母语的英国人来说,这个笑话非常好懂,但是对于非英国人来说就有点难。

英中时报:你之前听过中式笑话吗?

Ken:并没有,所以我觉得笑点这件事和文化是有关系的。 

英中时报:你在之前的演出中,几次提到“中国喜剧演员”,可以说下这点吗?

Ken:这其实是我个人的名称。在英国的亚裔喜剧演员非常少,所以我就用了这个名字。主要是从不同方面介绍我自己,很多都是用很严谨的逻辑去阐述。

英中时报:如果你有机会自己在电视上开个脱口秀栏目你会做什么?

Ken:这个会根据具体情况来定,英国太多脱口秀栏目了,我需要做自己的东西。 

英中时报:目前有收到电视台的邀请吗?

Ken:还没有,你需要自己申请,也需要你有一定的积累才可以。

英中时报:你说要把你的第一个儿子命名为“艺穗节的笑话”是认真的吗?

Ken:哈哈,给这个小孩起这个名字真的很怪异,但我只能把这个选项放在我的清单里了,我要为我说的话负责。

用创新思维写笑话

英中时报:你还记得你的第一次表演吗?

Ken:那是七年前的事了,是在剑桥的学生剧团里,演员和观众几乎都是学生。开始的时候并不是特别顺利,我特别紧张,然后慢慢渐入佳境,我挺享受那场演出的。

英中时报:你现在演出还会紧张吗?

Ken:不会了,尤其是这次,连着演出了25场你不会去想紧张这件事了。

英中时报:你创作笑话的灵感是从哪来的?

Ken:任何地方,我遇见的人和事都会给我带来灵感。你需要从不同角度思考问题,我会去观察这个世界,街上的人。

英中时报:一般创作一个笑话要话费多久的时间?

Ken:这个不好说,有时候一分钟就可以了,很可能是你在走路的时候突然想到,但是有时候会需要半小时,因为会不断修改。

英中时报:可以和我说说Mark Liu吗?

Ken:Mark并不是我自己,他是我扮演的一个角色。我当时创造出这个角色,只是想扮演一下和我完全不同的人,不同的思维方式,表达方式以及习惯等等。开始时我创造出这个角色只是为了给大家带来一些欢乐,但可能同时也能让别人看到一个不同的思维方式。

英中时报:你平时是如何训练的?

Ken:上台前我会反复排练确保我不会忘词,我会虚拟我在舞台上的场景,尽量多说。 

无礼和搞笑只在一线之间

英中时报:你私下里是个幽默的人吗?

Ken:我认为是的,没有幽默感怎么成为一个喜剧演员呢?虽然我从21岁才正式接触喜剧这条路,但是从少年时我就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英中时报:你这种幽默感是受到你父母的影响吗?

Ken:并没有,我和我的父母其实个性上很不同,他们其实并不是有幽默细胞的人。 

英中时报:你舞台下的生活是怎样的?

Ken:喜剧是我生活中很大的一个部分,我会出去观察别人,找找灵感。除此之外,我也会看看电影,玩下《英雄联盟》。

英中时报:为什么会在剑桥数学系读了一年后就辍学?

Ken:太难了,真的太难了,我真的没办法搞懂数学,或者说并不适合我。如果我没有发现扑克我可能会继续逼自己完成学业,毕竟在15到18岁期间我做了很多份职业测试,结果都显示我适合做一名“精算师”。 

英中时报:当你做出辍学的决定时,你父母支持你吗?

Ken:他们并不是狠开心,但是也没多说些什么。自从上了大学之后,我就开始自己做决定了。辍学后对我影响很大,我整个生活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英中时报:为什么辍学后会选择成为职业扑克玩家呢?

Ken:我发现自己很擅长扑克,因为扑克其实就是一个比较需要数学思维的游戏,而且还能给我带来很丰富的收入。 

英中时报:之后为什么又转型成为一名喜剧演员了呢?

Ken:从技术上层面上来说,我现在还是一名职业的扑克玩家,只是我现在没有什么时间花在上面。我想要成为喜剧演员是因为,能给人带来乐趣是很美好的一件事,也受到别人的尊重。对我个人来说,我自己也很喜欢喜剧的整个环境。 

英中时报:剑桥辍学和职业扑克玩家的经历对你的创作意味着什么?

Ken:我和很多喜剧演员都不同,不是说我因为种族的关系,而是这些经历能够让我从多个不同角度去看问题。比如说,我在剑桥学数学,让我的单口秀笑话里很多包含着很严谨的逻辑分析,并不是很多喜剧演员都有数学背景的。虽然不能说有直接的关系,但这确实影响着我。 

英中时报:写笑话和数学之间有联系吗?

Ken:这个很难解释,我创作的过程其实是把不同的部分拼接在一起,用适当的词,短语,让他们有逻辑的连接。 

英中时报:你之前多次提及从不同角度思考,说说你的理解。

Ken:其实就是“thinking out of the box”,你可以给一件大家习以为常的事情下一个全新的定义,我一直都在尝试从不同角度去思考问题,但很多人怕成为一个“怪咖”。 

英中时报:“怪咖”是指什么?

Ken:人们总是很怕脱离正常的轨迹,就像有些笑话有人觉得好笑,但是有人觉得很没礼貌。我觉得很多有趣的想法就是因为“不同”,就好比不同背景的喜剧演员能从不同角度说一件事。喜剧演员不应该担心有一些会引起争论的观点。 

英中时报:所以你会为了“不同”而“不同”吗?

Ken:确实有一些,但有时候只是为了尝试不同角度。 

英中时报:你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Ken:接下来BBC 广播四台会有新的一季节目,我接下来的都会为了这个去准备。

(作者:记者 王潇雨)
标签:大卫最有趣玩笑奖,得主,Ken Cheng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