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向内寻找”的未来少年:专访邓楚涵

“向内寻找”的未来少年:专访邓楚涵

2017年09月15日 07:23我有话说(0人参与) 来源:英中时报

 

邓楚涵是剑桥大学工程系的博士研究生,专业研究挖隧道,也是2012年全美土木工程师学生竞赛地下建筑组冠军;但他同时还是中国中央电视台节目《加油!向未来》的科学嘉宾,人称“未来博士”。他也是曾经的教育卫视《天才知道》的全国总冠军。他是粉丝眼里的“十八岁”男神,也是电视机前别人家的“天才少年”。

不管是央视科学节目的科学嘉宾,还是剑桥大学工程系的博士研究生,这些角色不仅相差甚远,最关键的是,这其中的任何一项都需要全职的精力来完成。但两年的时间里,邓楚涵在两种工作、生活状态中,不停切换。让人不禁好奇,他是怎么做到的?

和邓楚涵见面是在剑桥的一家本地餐厅,他是在做实验中借着午饭空隙出来的。他穿着一件浅色T恤,窄腿牛仔裤,帆布鞋,头发束成一个冲天髻,全然没有一副想象中“剑桥博士”的装扮。而他后来和我说,他喜欢穿得和本科生一样。

研究地下建筑的剑桥博士

2016年,邓楚涵到剑桥攻读博士学位,研究地下建筑。在此之前,邓楚涵分别在中国同济大学和天津大学完成了本硕学业,主修土木工程。

 

说到学习建筑的渊源,邓楚涵在自己的第一本书《没拼过的青春,不值一过》中曾讲述,高中时期第一次去上海时,上海的高楼大厦深深地吸引了他的目光,从此对建筑的执迷一发不可收拾。而这一次他告诉记者,之所以决定研究地下建筑其实是因为地下建筑更有挑战性。

大二那年,邓楚涵在自己没有任何选题建议的情况下,找到了本校的一位老师,希望能够在老师的带领下做课题。邓楚涵说,这一次“求师”的经历“用尽了自己一生的勇气”。

“这些勇气并不是用在了科研过程中,而是用在了请老师带我科研的‘恳求’上。我现在还清晰地记得,当年老师问我想研究什么,我说我不知道,然后老师就让我回去想,可我想了一周还是没想到,老师就很无奈地说,既然没想到,那没得做啊!我就找他说,我虽然没找到还是想做,后来他真的给了我一个课题,就开始了科研的路,从大二就开始了。现在想想,那时候脸皮还挺厚的。我当时去找那个老师,确实不乏有功利的态度,想发文章什么的,但是也确实由此开始了我的科研之路。”

“那现在的实验项目和当年比起来,会更难吗?”

“现在做的实验项目多一些,也比当年细致很多,回头再看当年的科研,时常觉得自己很幼稚,也觉得研究很粗糙。但是即便相隔万里、相差多年,现在的日子和当时似乎也并无两样,实验依旧充满挑战,科研依旧耗费心神;国内国外实验室里面的状态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就是,同样都是难的东西,我现在更笃定了,我接受这个难的状态。”

为了节约路上的时间,邓楚涵在剑桥的住所离实验室步行只需要十分钟。“每个实验都要30个小时,要两天的时间,实验过程中就会在实验室睡一个晚上,这样中间回去洗个澡也不会太浪费时间。”

央视节目里的“未来博士”

 

去年7月3日,央视一套科学实验类节目《加油!向未来》首播,那是邓楚涵以“未来博士”的身份第一次出现在荧幕前,这个节目的另外两个主持人是央视名嘴撒贝宁和尼格买提。节目中,邓楚涵负责解释实验中的一切科学现象。每年下半年,邓楚涵都会集中一段时间在央视录制节目。

在谈及自己之所以会选择在学业的同时兼顾央视的工作时,邓楚涵表示,“主要是学习”。

“媒体这个行业是和人打交道,这是一种能力。比如撒贝宁老师,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这个聪明不是他说的哪一句话,而是他可以化解任何尴尬或者看起来无法解决的情况。”

“你有让他尴尬过吗?”

“有!我记得一开始录节目的时候,有一期嘉宾是郎朗和刘谦,撒贝宁老师和我开玩笑时候说了一句,‘楚涵你还没被学校开除呀!’我当时就觉得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我就愣住了。”

“后来你怎么回答的?”

“我就没回答!什么都没说!就让话掉在那儿了!想象一下就知道整个场面很尴尬。后来还是撒贝宁和郎朗两个人又开了个玩笑三言两语才过去的。”

电视节目录制中对脚本的调整和剪辑后节目的呈现也让邓楚涵有所思考。

他继续说:“我其实以前是个有点患得患失的人,有时候节目剪辑或者调整我都会觉得是我的问题。但是,后来意识到,这些东西都是整个节目组共同协调的结果,很多时候的调整不是因为台前的那个人。”

“除了这些,更重要的是,通过媒体,我可以接触各行业最顶尖的人。我现在的专业,我可以接触到研究建筑最顶尖的人,但是我要怎么接触做海洋、搞天文最顶尖的人?就是要通过媒体。和博士研究不一样,录节目是一个横向的启发,一直和人打交道。”

“你的导师对你这样的研究和工作方式没有过不满意吗?”

“当然有过。导师一开始会对我的时间安排和其他工作觉得费解,问我为什么不等到毕业了再去做这些,或者你可以做完了再过来,也和我说过让我换成Parttime的博士,我说不,中国人对于时间的危机感很重。后面聊得多了,他就对我表示了理解。后来,他也对我的工作很感兴趣,去中国出差的时候还几次让我带着他去我们的录影现场。后面就觉得很理解我的这种工作和生活的状态,也很支持。”

“对这样的生活,你不会觉得累吗?

“似乎忙起来之后会觉得还好,不记得累的。坚持运动,每天早上5km,每天晚上50个仰卧起坐,50个俯卧撑,一个是要保持上镜的状态,还有就是动一下让自己保持精力,不运动就惨了。”

 “分裂人格后的“向内寻找

 

在“未来博士”和博士研究两种生活形态中切换,邓楚涵坦言,自己确实也适应了一段时间。

“在英国留学期间遇到的最大困难应该是学习和工作状态的难以切换,因为学业很重,同时又有很多自己喜爱的工作,但是这两种状态是完全不一样的:做媒体就是要释放的夸张的,有5分表达10分,但是做学术就是完全反过来,10分只能说5分,内敛的含蓄的稳重的聚精会神地关注自己。所以一开始在这两种状态之下,会有性格上面的撕扯、人格上面的撕扯。”

“撕扯得最厉害的时候发生过什么?”记者问道。

“最开始很多,有一件事比较戳。有一天我在工作室里面,我们要用注射器往材料里面注射油,我就戳到我老师手上了。老师当时哄地一下甩掉,我就赶紧去给他包扎。之后我很不好意思,就请他去吃饭道歉。他当时没有怪我,但是和我说了一句:‘why are you still so interested in the world outside?’”

导师的这句“你为什么依然对外面的世界如此兴致勃勃?”让他开始思考,既然选择了两种生活状态的交织,就要接受两种生活的差异,找到自己的状态。

“我觉得这两个圈子的差异是必然的,就只能适应。他的这句话让我开始反思自己的生活。一段时间之后,我找到了一种适合自己的模式。”

“现在的我,少社交,不发朋友圈。我发现自己变成了一种不需要分享的人。我以前是一个,需要看到别人在哪里,我才能知道自己在哪里的人,要通过比较获得自我认知。但有一天,我发现,即使这个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依然知道自己在哪里,知道自己是谁,知道我自己要做什么。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不爱玩朋友圈,就不再对‘Outside World’那么在意了。现在的我很享受孤独、喜欢独处,如果哪一天我没有自己独处一段时间,我会觉得自己极度恐惧,一种灵魂不在身体里的感觉。”

“剑桥是一个可以让你平和、安静的地方,没有杂七杂八的事情干扰你。我在国内的工作就是什么都会碰到,肯定是很喧嚣的,但是每次只要落地希斯罗开始,我就整个人都平静了,自觉地就屏蔽了干扰,不管时节地开始集中精力做研究。就像去年圣诞,24号晚上我和朋友去了教堂,之后就从圣诞节当天在办公室一直工作到一月二号了。”

说到这里,记者很好奇邓楚涵对于自己的职业规划。“那你有考虑过以后改行不再做建筑吗?”

“不会。学了10年的建筑,以后不会丢掉,这是唯一一个我有专业技能的行业。既是兴趣所在,也是强项所在。坦白说,在媒体行业没有专业基础,让我很有危机感。”

 未来,仍是少年

 

10月,邓楚涵的第二本书《未来,仍是少年》即将出版。说到写这本书的初衷,邓楚涵说:“想给自己找一个自我思考的机会,同时把这些思考分享给更多的人。”

“这本书里大多是我在学习工作的过程中遇到的一些人带给我的思考。因为我算是提前工作,就很幸运地可以遇到很多前辈,从他们身上就能学到很多东西,带来很多反思。”

相比较上一本书,在这本书里,邓楚涵更多地想要传递出“少年”的概念。

“其实一开始拟定的书名叫‘愿我们认真年轻’,因为我很喜欢‘认真’和‘年轻’这两种状态。‘年轻’是最宝贵的,意味着一切皆有可能,但这需要以‘认真’为基础和前提。后来我觉得,‘少年’会更好,因为我会选择永远做一个少年。

“你觉得一个少年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记者问。

“朴素吧,你喜欢一件事、一个人、一份工作,你就会用尽全力,而不是追求高效率,这就是朴素。少年不会想太多,少年做事就会用尽全力,这种‘朴素’是一个少年最重要的特质。”

在新书中,邓楚涵分享了自己“艰辛的雅思之路”。申请到剑桥的博士之后,邓楚涵万万没想到,曾经数次参加国际会议和比赛的自己会做7个月的“全职考鸭”。

邓楚涵回忆到这段经历时,依然可以看出当时的挣扎:“剑桥要求4个7,虽然口语阅读作文都没有问题,但是我的听力一考就是6分。4个7很烦,要么你就要求一个7.5或者一个8都好,这个分数要求一个人没有短板。我最开始也没想到要考这么久,我以为就是三次,结果万万没想到。最高的时候,阅读满分,口语8.5,写作8,就这个听力,6分!”

“你是不是一开始的时候轻敌没有好好复习?”

“没有!我用了7个月的时间全职考雅思,我躲到如家,开了两百多天的房间,早七点晚12点的复习。中途出来录了一次天天向上,去了一趟浙江三天。我也不懂为什么会在英文上面费那么大的劲儿,应该就是上帝的安排吧。”

因为国内的考位紧张,邓楚涵还专门跑到泰国、韩国、迪拜去考试。“最后还是在国内考过的,你说是不是上帝的安排。我当时拿offer很快,所以我从来没觉得留学这件事情对我来说会有多难,直到雅思。但是也可以说,如果不是雅思,可能不会像现在一样珍惜留学的生活。

在上一本书中,邓楚涵说:“成功的秘诀就是,当别人都放弃的时候,你再坚持一下。”这一次,他告诉记者,向内寻找过后,他找到了自己不管未来在哪里,他仍是少年。

(作者:记者 王冬蕾)
标签:“向内寻找”,未来少年,邓楚涵

相关阅读

人物头条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