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纵深 > 死亡与账单:揭秘英国移民遣返中心

死亡与账单:揭秘英国移民遣返中心

2017年09月29日 06:08我有话说(0人参与) 来源:英中时报

9月19日,一名中国公民在苏格兰一家移民遣返中心死亡。事情当然立即引起英国媒体关注,在当天及次日,各大英媒都通报了这一消息。

内政部也发布了一则简短的声明,承认了这一事实,并表示案件已经立即移交警方和独立的调查机构进行调查。

然而,事情已经过去一周,迄今为止,这名死者的身份,他的移民状态,他为什么会被拘留,他在拘留所被关押了多久,他的死亡原因,公众尚一无所知。

尽管本报记者多方努力,我们仍然没有获得这名死亡男子的更多信息。无论是负责运营这加移民遣返中心的GEO公司,还是负责调查此案的苏格兰检察机关(Crown Office and Procurator Fiscal Service)及独立的专门调查拘留死亡案件的Prisons and Probation Ombudsman,在回应本报问询时,均没有透露死者身份和调查进展,而只是一再重复,死去的是一位53岁的中国籍男子。此外,GEO公司的新闻发言人还透露,死者是在床上被发现死亡的,目前看来,死亡没有可疑迹象,但具体死因需要等验尸官结果。该发言人提示记者,应该去找内政部查询死者身份。但截至发稿时,内政部没有任何回应。

反应最为迅速的是各种救助难民及移民的慈善组织。致力于帮助难民与移民重建生活的慈善组织Postive Action in Housing(PAH)的主任Robina Qureshi在事件发生第二天后即发表声明说:“除了一个中国人死了之外,我们一无所知。这一事实是典型的内政部媒体危机管理方式。我们对Dungavel或其他拘留监狱内部发生的事情几乎一无所知。而这种拘留监狱比监狱更糟糕。在监狱中,你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出去。还有什么比没有犯罪却被无限期锁起来更让人心理上觉得恐惧?”

PAH的声明接下来用了“无辜”这个词来描述那些因为寻求避难被扣留在拘留中心里的人。Robina说,他们从来不是罪犯,他们相信这位中国人也同样如此。

然而,对大多数读者来说,待在移民遣返中心的人恐怕很难称得上“无辜”,至少也是“非法”移民。一个“非法”,就差不多决定了他们待在遣返中心是“罪有应得”,与大多数在本地安居乐业的“合法”移民是有天壤之别的。或许出于这个原因,发生问题喜欢先检讨自己的华人对此事都不约而同地不置一词。

移民遣中心的死亡

在缺乏证据和细节的情况下,讨论这名中国籍死者是“罪有应得”还是“无辜”都没有意义。但他一定“罪不至死”,否则,关押他的就不会是移民遣返中心,而是真正的监狱。

但死亡在英国移民遣返中心并不是孤例,甚至不算罕见。

致力于终结移民拘留的慈善组织No-Deportations在官网随时更新英国移民遣返中心内发生的死亡事件。包括上周这起中国人死亡案例在内,他们统计的结果是,在英国移民拘留中心已经发生了31例死亡,包括自杀、谋杀和不确定原因的死亡,此外,还有五位移民在从移民拘留中心释放不久后即死亡。而从2007年1月开始,在这些拘留中心,已有2703例自杀事件。

致力于保护被拘留者医疗权利的慈善团体Medical Justice则记录了42例死亡。Medical Justice长期派志愿医生去探访被拘留的移民,记录下他们被虐待留下的伤疤,他们发现拘留中心存在大量医疗不当和疏于治疗的行为。在9月19日这起中国人死亡后,他们发表声明称,其志愿医生已经看到过遣返中心里的大量医疗不当及缺少看护的情形,“年复一年对死亡的调查发现,其中一直存在系统性的医疗失败,我们担心只要这种情形持续,就会有更多死亡。”

事实上,就在这名中国人死亡之前的两周,9月8日,在英格兰的Harmondsworth移民遣返中心,就有一位28岁的波兰男子自缢身亡。而今年1月,在Morton Hall移民遣返中心,另一位27岁的波兰男子自杀身亡。这名自杀男子被同伴描述为“年轻而安静,从不制造任何麻烦”,平日里只是看电视、玩游戏,以及待在健身房。但这些被拘留者说,这里的气氛非常压抑,让人感到恶心,因此再发生一例死亡也没什么好惊讶的。

尽管Dungavel曾因将儿童拘留超过一年而受到很多人权人士的谴责和抗议,但这家位于苏格兰的移民遣返中心委实不能说是最坏的(称得上臭名昭著的Harmondsworth遣返中心发生过至少九起死亡,多为自杀)。从2001年建成起,这家遣返中心只发生过两起死亡案件。除了最近这起,只有2004年,一位越南人在被从Harmondsworth遣返中心转到这里的几天后自缢身亡。而根据著名的Stephen Shaw报告,这家遣返中心在内政部内部甚至是深受好评,其住宿条件在2014年被评为“出色(excellent standard)”。

尽管如此,当shaw在2015年来此地视察时,他发现这里的女性宿舍条件仍然十分简陋,从一张床上就可以摸到另一张床,也没有户外活动空间。

不过,死亡仍然只是极端的情况。在移民遣返中心里,真正的折磨是拘留时间的不确定。这种不确定性令很多人精神备受折磨。

受时任内阁大臣特丽莎·梅委托对移民遣返中心进行调查的Shaw在其详尽的报告中承认了这一点。他还表示,就在他探访Dungavel的时候,那里就有三个人已被拘留了一年以上。

此外,在移民拘留中心,被拘留者们也随时面临被转移到其他遣返中心的情况。这种转移可能只有三十分钟的准备时间,而转移可能发生在半夜。被转移意味着可能与之前的支持网络中断,而有些支持对被拘留者是至关重要的,比如律师和医疗。

因此,去年9月,当政府准备关闭Dungavel遣返中心,而代之以一间靠近格拉斯哥机场的短期拘留所时,这个决定曾受到人权人士的欢迎。大赦国际苏格兰项目的主任Naomi McAuliffe表示,英国需要以一种更人道的方式实施拘留。

“现实是,无限期的拘留是昂贵的、无效的且对很多被拘留人是极其有害的。”

据Medical Justice的网站,每年英国有约3万人被移民拘留机构拘留。其中很多人遭到折磨或错误治疗,有严重或慢性健康问题,有些人可能是孕妇,也有些人被拘留了很长时间,而没有任何被释放或遣返的希望。该组织称,无限期地处于被拘留状态本身就会导致严重的健康问题。

昂贵的拘留生活

被拘留在遣返中心的人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在Stephen Shaw的报告中,他提到,有些人被拘留是因为内政部怀疑他们假结婚。在内政部的面试中,这些人被问到是否知道妻子的国民保险号,内裤的颜色和文胸的尺码。

而一旦进入遣返中心,每个被拘留者就开始进入烧钱模式。Shaw在报告中提到,内政部曾告诉他,拘留一个人,平均每晚的支出是92.67镑,这意味着,将一个人拘留一年的支出差不多等于34,000镑。

重要的是,并非所有被拘留的人都会被成功遣返,很多人会被释放,有些人又会被重复拘留。2015年,一位读者曾致电本报谈自己的被拘留经历,他就曾在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各大移民拘留中心辗转,最长的一次曾被拘留达40多月。

转移被拘留者也让英国政府耗费甚多。Shaw的报告记载,2005-06年,仅仅在转移被拘留者上面的成本就是650万镑,如今只能更多。

而伦敦被拘留者支持小组(London Detainee Support Group)2009年的一份报告指出,LDSG的188例被无限期拘留者总共耗费了纳税人2200万镑,鉴于其中只有少数人被成功遣返,平摊下来,每一起遣返成本高达70万镑。

Shaw因此质疑政府在拘留上所花的成本是否有效。他认为,被拘留的人数与每年成功遣返的人数之间根本没有相关性,也对内政部几乎不使用其他替代方案比如电子监控表示惊讶。

在报告的结论中,他说:“拘留太多了;在确保无权留在英国的人离开英国这件事上,拘留并不是特别有效的手段;与拘留相关的措施和程序急需改革。”

他说:“目前被拘留的人中,大部分并不会对公众带来严重(或任何)风险,很多人不服从的风险也很低,因为他们在英国国内有强大的网络。”

来自内政部的威胁

不过,内政部似乎并没有将这个告诫放在心上,并因此变得更为慎重。今年以来,英国媒体上依然不断出现内政部错误将合法居留者判定为非法居留,而威胁甚至采取行动将其投入遣返中心的报道。

以下新闻均来自卫报报道,时间均为报道日期:

8月24日,高等法院法官谴责内政部不遵守法庭裁决,一再延迟释放一位被拘留的难民。

8月30日,一位被英国人收养、在英国长大的津巴布韦孤儿在以4个A的成绩被牛津大学录取后,却由于内政部拒绝给其英国公民身份,而要被遣返非洲,在媒体跟踪报道,朋友发动民众为其请愿后,他才上诉成功,获得永居权,保住了牛津的学位。

9月18日,一位已在英国生活了13年、育有八岁的儿子、丈夫为波兰人的日本女性,突然收到内政部通知,威胁其立刻离开英国,归还儿童福利,否则将被投入遣返中心。这位女性在恐慌中被迫去指定地点定期汇报自己行踪,最后才说服内政部,自己是欧盟公民的配偶,拥有英国的合法居留权。

9月26日,一位持工作签证在英国工作的加拿大与伊朗双国籍科学家,突然收到内政部邮件,声称已经吊销了他的驾照,要求其立即离境,否则面临罚款或入狱,并会被驱逐入境。而这封来自内政部的邮件甚至拼错了他的名字。这起荒唐事件当然也引起投诉和抗议,在压力之下,内政部承认错误,并撤销了这一决定。

(作者:高健;采访:王冬蕾)
标签:中国公民,英国,移民遣返中心,死亡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