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综合 > 5岁就能流利说中文?英国富二代掀起"汉语热"

5岁就能流利说中文?英国富二代掀起"汉语热"

2017年10月11日 07:01我有话说(0人参与) 来源:英伦圈

越来越多伦敦富裕家庭乐于让孩子从小就接触中英双语教育,这类学校除了标榜双语教学,也在教学法上引进中英不同的训练方式。他们对中文教育的热衷之情,已经迎来了“全盛期”。

作为在新加坡一个讲英语家庭长大的女孩,普雷玛·古鲁纳坦(Prema Gurunathan)当年不情愿地学会了普通话。如今,生活在伦敦西部、已为人母的她,正想方设法让自己的儿子学习普通话。

当儿子咿呀学语的时候,古鲁纳坦坚持他们位于汉莫史密斯(Hammersmith)的家每周一半时间讲普通话。她收了一名来自东亚的互惠生(她不想说具体来自哪个国家,因为担心让竞争对手知道这个信息)。上月,她和丈夫把自己三岁半的孩子送到了伦敦新设立的一所承诺给学生提供完全浸入式普通话教学的学校——肯辛顿韦德(Kensington Wade)。

“它开发智力,教文化,还能‘保障前途’,可以这么说,”自认为是“虎妈”和政策专家的古鲁纳坦在解释为何选择这所学校时说,“还很好玩。”

广告集团WPP对华友好的首席执行官苏铭天爵士(Sir Martin Sorrell)最近在肯辛顿韦德学校出席了庆祝中国中秋节的招待会。

“中文和(计算机)代码——是我最关心的两种语言!”苏铭天爵士宣称,他向在座的学生家长保证,他们支付给肯辛顿韦德学校的1.7万英镑学费花得值。

对普通话的热衷——主要限于伦敦富裕家庭——似乎与英国人劝说他人学习英语的传统格格不入。不过,这股热潮在前一届保守党政府时期达到了全盛,当时,时任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为英国小学引进中文课程提供了1000万英镑。

对那些倾向于让孩子尽早开始学习中文的父母来说,可以选择“望子成龙”(Hatching Dragons)——英国首家中英双语托儿所。这所创立于2015年的学校宣称让幼儿到五岁时达到双语流利,且刚刚在伦敦开设了第二家,马上还将开设第三家。

“我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如果一个六个月大的孩子来到我们这里,一周50小时,一直待到5岁,他们的口语将很流利,”2015年(自己的儿子出生后)创立Hatching Dragons的肯尼德·约翰(Cennydd John)说。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看看YouTube上的视频,约翰说。

美国如今有几百所提供浸入式普通话教育的学校,而且不仅仅分布在沿海地区,在堪萨斯、内布拉斯加等内陆州也有。今年的“全美中文大会”(NCLC)吸引了1200多名教师及其他与会者到休斯敦交流经验。

“中文是一门新兴语言,因为中国正崛起为一个政治经济大国,”语言学教授安东内拉·索拉切(Antonella Sorace)说,“学习中文被视为一项不错的投资。”索拉切教授创立了爱丁堡大学(University of Edinburgh)“双语研究中心”。

或者,如古鲁纳坦所言:“(未来)很多中国人将说着很棒的英语,但中文是一块敲门砖。”

肯辛顿韦德学校是研究中国传媒的专家戴雨果(Hugo de Burgh)教授的创意,该校筹备多年才正式开校,原因主要在于难以在西伦敦找到校舍。

该校以19世纪英国外交官托马斯·韦德爵士(Sir Thomas Wade)的名字命名。韦德爵士写出了第一本以英语写的中文教科书。上月,该校首批15名学生前来报到。其中三人可以讲流利的普通话,约一半学生是普通话零基础。他们被来自美国、南美、俄罗斯、英国和欧洲其他国家的父母送到这里。

肯辛顿韦德的校长乔·华莱士(Jo Wallace)形容这些家长为“对自己孩子期望颇高的、与中国打交道或明白中文重要性的高智商商界人士”。

戴雨果教授表示,该校的资金来自一群心系社会的私人投资者。中国政府只贡献了一些教材。

该校现有校舍的两间教室朴实无华,里面有玩具厨房、玩具以及适合早期阅读的书籍。仔细观察,很明显的是,一个教室完全用英语教学,另一个用普通话教学。一位老师是英国人,另一位是中国人。白天上课期间,孩子们在两个老师及其各自相应的世界之间来回转换。校方希望,学生至11岁小学毕业时——很可能继续到私立预备学校——他们的英语和汉语都将很流利。

肯辛顿韦德学校也希望把英中两种教学方式结合起来。该校倡导用著名的、纪律严明的“上海模式”教数学(除非全班学生都掌握了一个知识点,否则就不开始学下一个知识点),同时用英式教育培养创造力和批判思维。

该校中英结合的传统还体现在其新式制服上。中式剪裁的紫红色和金色校服上配有独特的狮鹫标志。想一想哈利·波特在上海的样子……

双语教育的好处是诱人的,包括更强烈的文化同理心和认知灵活性。但索拉切教授表示,认为双语教育会让孩子们更聪明是一种误解,教学效果也无法100%保证。她说:“这不是必然的,有很多因素会影响这些好处能否实现。”

一个因素是父母在家中拿出多长时间继续使用这一语言(古鲁纳坦做得很好)。另一因素是教学质量。

还有一个问题是,孩子们是否认为这种语言有用——这一点最让希腊和拉丁语教师头疼。“这种语言必须成为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索拉切教授解释说。

备受推崇的女子学校普特尼(Putney High)的小学部前负责人华莱士面临的部分挑战是,说服一群有见识的家长相信,来到肯辛顿韦德学校并不是向未知领域的纵身一跃。

今年4月,她访问了旧金山地区三所提供浸入式英汉双语教学的学校,其中一所已经坚持了30多年。

她回忆说,“我去之前一直担心这些孩子会感到困惑,会承受压力。但我看到的是他们正在享受愉快的时光”,不过她承认,有些父母在开始的时候不得不“沉住气”。

来自香港、讲广东话的Patrick Lee起初并不相信。尽管如此,他和来自西班牙的妻子还是为他们3岁的双胞胎办理了入学手续。Patrick Lee称,几周后就发现了不同——孩子们在家里唱中文歌。无论如何,他补充说:“掌握两种语言的概念对我们来说是正常的。”

他正在与古鲁纳坦只会讲英文的丈夫迈克尔•普里切特(Michael Pritchett)聊天,后者用长远的眼光看待肯辛顿韦德学校以及该校的小学生。他说:“我想,20年后我们才能看到实实在在的证据。

(作者:)
标签:英国,汉语热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