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律 > 生活 > 独生女留美不回来了,独居父母:该不该送她出国?

独生女留美不回来了,独居父母:该不该送她出国?

2017年11月08日 12:22我有话说(0人参与) 来源:环球移民

2007年1月,那个料峭的隆冬,刚满18岁不久的兰兰远渡重洋,赴美留学。母亲陈莉看着她瘦小的背影像小船一样义无反顾起航,消失在安检口,心里涌动着“海一般广袤的悲哀”。夫妻俩当时憧憬着,“等女儿学成归来就好啰”。不曾料到,2013年,兰兰突然告诉父母,自己将在美国登记结婚。

冰与火的冲突就此开始。任凭陈莉和先生坚决反对,最终都败给了女儿的义无反顾,一如18岁离家时那般,她只留给父母一个决绝的背影……

出国

她劝女儿,“你爸也是为你好,你一个女孩子,独身出去那么远,他不放心。”

2005年,兰兰念高二,一个阴雨绵绵的周末,晚餐饭桌上,兰兰一言不发垂着头,一双筷子在碗里探来探去,这在活泼开朗的她是鲜见的。

陈莉刚想开口问,兰兰忽然抬起头,望了望她,又望了望父亲吴建军,嗫嚅地说,自己要出国读书。空气瞬间凝固,饭厅里充溢着窒息的沉默。

“啪”,父亲把筷子拍在桌上,盯了女儿两秒,坚定地表达了态度——“不行!”

兰兰不认,气汹汹地反问为什么?吴建军并未解释,重复了一遍,“不行。”

“为什么别人可以,我就不行?”兰兰望着父亲铁青的脸,掷下碗筷跑回房间。一扇门重重关上。

十二年后,当时情景如在昨日。吴建军说,自己当初坚决反对,主要是觉得女儿的想法来得太陡然,让他一时无法接受。“我认为女孩子还是留在身边好,即便要出去,也要晚些时候。现在这样年轻,一人独身在外,很难令人放心。”

吴建军当然清楚,孩子出国读书,可以接受良好的教育,可以领略不同的文化,增长更多的阅历和见识。可事情发生在别家孩子身上,道理就分外分明。一到自己的孩子,就被千丝万缕的感情绊住。

后来,兰兰顺利拿到留学签证,还申请到奖学金。但看着女儿的这些成绩和荣誉,陈莉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心里五味杂陈——她知道,女儿离家的时间,就快到了。

离别

在安检口,看到兰兰头也不回地挥手,陈莉的眼泪颗颗滚落。当女儿瘦弱的背影在泪眼迷蒙中彻底消失,她身体一软,靠在先生身上,“就像脊椎骨被抽掉了。”

航班是1月7日下午的,行程有些辗转:先从成都出发,再到香港转机,等到了威斯康星州已是第二天零点。兰兰提前了10来天去,麦迪逊大学还未开学,因此校方无法安排接机。

其实,兰兰早就在网上联系了网友,可陈莉始终不放心,“从小到大,她连一次远门都没独自出过,况且是出国?”

再联想到各种可能发生的恐怖事件,在成都的家里,陈莉自己把自己吓得神经衰弱。她不停在丈夫耳边唠叨。先生劝她少安勿躁,但说归这么说,其实夫妻俩心里都放不下,“终日惶惶”。

她周而复始地问先生:“你说不会有什么问题?网友靠谱吗?兰兰长这么大,可是第一次自己出远门呀。”

陈莉心里也清楚,她的这些问题,先生没法给出什么行之有效的安慰,但她还是不断发问。

“当时我需要的,也许只是焦虑本身,有心可操,心里不会太空荡荡”。

遥远的女儿

那时,越洋交流基本靠国际长途。到了约定那天,她整天都会满心雀跃,可电话一接通,她有很多话想问,但每次都忍住了:“我怕女儿烦。”

整整一周后,女儿的电话终于姗姗而来。陈莉忍不住责备女儿为何这时候才来电话,刚数落了几句,就听到女儿说这几天“蚁居在一间十平米的角楼里,门没锁,楼下还有黑人”。她立即中止了责怪,心有余悸地开始“复读”:睡觉要用凳子把门抵住,不要单独跟陌生人相处……

2007年4月16日,震惊世界的美国弗吉尼亚校园枪击惨案发生。陈莉买菜时听人说起,“妈呀,发生在美国”,还没听清具体是哪里,就撒腿跑回家,急急忙忙给女儿打电话,偏巧没接通。她担心得要命,心都快跳了出来,每隔两分钟就打一次女儿电话,并四处求助其他中国留学生,后来终于知道,兰兰到图书馆温书去了。

女儿随后复电,听到母亲快要急疯,自己也又急又气,反复向母亲解释:“妈,我是在威斯康星州,(跟枪击案发生地)根本不是一个地方。”确认了女儿安全,陈莉总算安下心。

陈莉笑起来:都说我神经质了,其实我还算好的啰。她的好朋友黄阿姨,每天早晚都给国外读书的孩子打电话,一遇到不接,就开始电话轰炸,给舍友打,给老师打,甚至打到大使馆,“不确认孩子平安,电话就不会停”。

为确定女儿的安全,陈莉跟兰兰约定:至少每3天与家里联系一次。

空心的时光

以前难以用语言文字描述的孤独,开始慢慢有了形态——陈莉的孤独,是开门关门时巨大的声响,是电视里兀自播放的节目。

工作时还好,在办公室,有人声儿,有事儿做,时间很容易消磨。独处时最难挨,房子空荡,静寂,“兰兰以前活泼多动,在家叽叽喳喳的,她一走,整个家就静下来……”

这样百无聊赖过了一阵,陈莉尝试找点事儿做,之前送女儿培训时加了几个QQ群,群里都是送孩子出国留学的家长,大家一起参加英语班、合唱团、舞蹈团,结伴打发子女不在身边的寂寞时光。

初来乍到时,陈莉和几个年轻母亲聊各自儿女,她发现寂寞的原来不止自己一个。一位刘阿姨说儿子离开的头一个月,自己彻夜彻夜地失眠,头发大把大把地掉,得靠吃药入睡。她先生工作又忙,经常出差,自己一个人在家。为了抵御这样的空寂,她把收音机、电视机从睁眼开到闭眼,还特意花了几千块买了条善解人意的小狗,就为家里有点声音。

还有一位樊阿姨,在孩子出国确认不会回来以后,重新生了二胎。“确实太寂寞,养花养草,养猫养狗,说丢就丢了,但再有个孩子,还是不一样。”

大家说着说着,不禁都带着点哭腔。几位稍年长的留学生父母靠近来,劝大家看开些:“孩子并非父母的‘私有财产’,要尊重孩子的选择和自由。孩子走了,舍不得很正常,但我们也该有自己的生活。”

在春节、中秋这些中国传统的重要节日,群里经常组织晚会活动。比如今年中秋前夕,留学生母亲们便穿上漂亮的纱白长裙,换上古典的团花旗袍,聚在一起,唱歌、朗诵,热热闹闹。

妈,我要在美国结婚了

“我们听了很惊讶,自然不会同意,但不同意也没办法,她远在万里之外,能拿她怎样?”

2011年,兰兰毕业了,并成功进入美国一家知名房产公司。朋友邻居都称赞:你家兰兰能干哦。可吴建军和陈莉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夫妻俩轮番上阵,试图劝女儿回来,“成都也有房产公司嘛?在哪儿不是工作,回来不一样?”兰兰却理直气壮地说,“说回就回,这工作得来有多不易,你们哪里知道?”

工作的事情还没谈拢,紧接着,夫妻俩便收到更坏的消息,兰兰说自己准备在美国登记结婚了。

“我们听了很惊讶,自然不会同意,她在那边结了婚,就定了根,还能回来吗?”陈莉叹了口气,眉头微扭。“但不同意也没办法,她远在万里之外,能拿她怎样?”

兰兰邀请父母去美国见证她的幸福时刻。吴建军和陈莉都拒绝了:“心里都要气死了,哪有心情来参加你的婚礼”。但过了些时日,夫妻俩又忍不住往美国打电话:你们抽个时间,还是回成都补办个婚礼。

照片中的女婿,终于站到了自己面前。男孩的家乡在台湾岛,说话温文尔雅,勉强可以听懂吴建军夫妻俩口音浓重的川普,这令两口子稍微宽心。陈莉又开始笑:“合唱团里曾阿姨的女婿,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国人,(来成都)大家打了招呼之后,都直直地坐着,不知道说什么。”

小两口带回来各色礼物,给吴建军买了衣服、香烟,给陈莉带了包包、项链。夫妻俩穿戴着出去散步,邻里看见了,直夸他们好福气,“女儿女婿有出息哟!”多听几遍,陈莉自己也恍惚觉着不错,女儿女婿在美国知名地产公司与金融机构上班,收入体面,自己和先生有空就和朋友出去旅游,潇潇洒洒,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对啊,还有什么不满足呢,陈莉一遍又一遍问自己。“可心里为啥还是空呢,就是那种让人不安心的空,空得难受”。

父母的纠结

陈莉心里清楚,外人看来的美满,于自己而言,完全就是一团无法理顺的乱麻。这团乱麻的结,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解开——

现在倒是就这样过了,可未来呢?我跟她爸爸老了怎么办?

叫她们回来,她们肯么?她不敢想。

那过去和孩子一起生活?语言不通,没有朋友,又该如何生活呢?

去美国?

她身边有太多这样的案例。陈莉朋友张阿姨的儿媳,前年在美国生了孩子,老两口乐呵呵过去照料,但因为不懂英文,连婴儿食品,都要儿子把说明书翻译好了才晓得用餐分量。

张阿姨的先生老陈是典型的四川人,无辣不欢,而美国的食物,冷、酸、甜,吃了几个月,老陈天天嚷着要回四川。后来考取美国驾照后,老陈开车去买菜,兴致盎然预备做中式大餐,结果却在高速上下错出口。手机偏巧没电,路上又没个人影儿,没法问路。

好容易碰见人,语言却不通,所幸老陈记得大概的住家位置,他学着外国人说中文的腔调把地名说出来。路人虽未听懂,却从老陈一张焦急的脸上大致读出了他当下的处境,将手机递给他。老陈终于辗转联系到儿子。

经过这次教训,老陈几乎不再出门,看着一群窗外谈笑风生的外国老人,与妻子相顾无言。

最终,这样坐牢般“与世隔绝”的日子,老陈实在过不下去,住了半年不到就坚决回了成都,任凭儿子再怎样劝也不妥协。

坐在自家的露台上,老陈一脸笑容:一回成都,啊呀,整个人都觉着舒坦,浑身轻松,所有毛病都没了。

回成都?

去年冬天,老陈走路摔在冷硬的鹅卵石地上,在床上躺了半年,张阿姨特地飞回来照顾,儿子也回来看了一趟。老陈拉着他的手,满怀期望地说:不如你们回来吧。

小陈避开不看父亲的眼睛,不知该怎么回答。妻儿、房产、事业都深深扎根在对岸,难道要连根拔起,跨越整个大洋移植回来?这些年含辛茹苦拼下的基业,就这样白白放弃?

“好好休息”,他留下一笔钱,一句话,匆匆飞走了。老陈望着儿子离去的背影,气得大骂,“薄情寡义”。

这些身边事,陈莉看在眼里,忧在心里。“如果女儿叫我去(美国),我应该不会拒绝。”但那边到底是个浑然陌生的环境,一切都是未知数,她想了想,改口道:“要不然呢,就只有美国成都各待半年吧。”至于先生的意愿,她迟疑半晌,“应该会去吧……”

聊天暂停在成都深秋微凉的空气里,她摆摆手,又捂住了脸:唉,这些问题,我们还没认真考虑过。到底怎么办,真没一个完美的答案。

有时,夫妻俩从电视或报纸上看到一些老无所依的惨闻,像独居老人倒在客厅死后一周才被发现,陈莉说,每次看到这些事儿都一阵胆寒,只能很快换台或者关掉新闻页面。

深陷在沙发里的身体重新坐直,她把手机递过来:你看这个新闻,教育部今年3月做了一个留学生相关调查,2016年中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

如同自我安慰一般,她算起了账:50多万家庭,理论上就有50多万对父母,100多万人呢。像我们夫妻俩这样的情况,应该不在少数吧。到时如果谁家有比较好的解决方式,我们就照着人家(那样去)解决。

陈莉关掉手机屏幕,身体重新陷入沙发里:我们有时候也会反省,是不是我们太传统了,把团圆看得太重了,为什么就不能两代人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呢?

但她很快又反驳自己:团圆当然很重要,何况我们就这一个女儿,把孩子留在身边一起生活,有什么不对吗?

(作者:)
标签:女儿,留美,独居父母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