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综合 > 美国高校也出事!性侵多到你难以想象

美国高校也出事!性侵多到你难以想象

2017年11月10日 10:23我有话说(0人参与) 来源:今日爆点

近日,好莱坞性侵丑闻的持续发酵,让几乎所有媒体都把目光投到了艺人遭遇性侵方面。事实上,在很多人都以为是纯洁象牙塔的美国高校,类似的丑闻一点也不比演艺圈少。

根据一项调查发现,十分之一的美国女研究生遭遇过不同程度的性侵犯。究竟是怎么回事?和小海狸一起来看看。

《纸牌屋》男主被爆骚扰未成年人刚被扒开不久,美国大学里的性侵事件也被挖坟了。

小伙伴们都知道,前些日子,拉普、温斯坦等性侵丑闻在美国引起了轩然大波,一时间,媒体的焦点都放在了娱乐圈身上,并纷纷致力于深扒那些受害者。

但也有极少数不那么跟风的媒体,比如《大西洋人》就将视角转换到了美国校园,重点讨论大学里的性侵。

为什么要讨论校园性侵?

因为发生在美国大学校园的性侵多到你难以想象,且大多不了了之。

2015 年,美国大学协会在 27 个顶尖的美国精英大学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大约有十分之一的女性研究生声称被自己大学的教职员工性骚扰过。

虽然一些评论家质疑研究的方法论,表明它可能导致过高的估计。但是,就广泛见于娱乐和媒体中的性骚扰行为而言,学术界绝不可能豁免。

大学里的情况,可能比想象中严重的多--在大学里发生的性侵,不仅仅是口头上的,一次性的,很多甚至是身体上的,并且是连续多次的。

2015 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法学院院长苏吉特 ( Sujit Choudhry ) 的助手公开了自己被苏吉特性骚扰的事实。

她详细地描述了苏吉特几个月内是如何以亲吻和长时间拥抱的方式追求自己。学校在随后开展了内部调查,证实了性骚扰的指控,苏吉特也引咎辞去院长职位。

但令人失望的是,这个对外宣称持 " 零容忍 " 态度的大学法学院仍然在事件中偏袒了苏吉特。

比如,一开始保留苏吉特的教职,薪资和福利,就连最终被法学院 " 放逐 " 的两年里,也依旧享有旅游资金和研究资助。

法律界对此一片哗然。

很遗憾,发生在学术界的性骚扰行为,几乎没有一个是受到切实惩罚的案例。

温斯坦性侵一事被爆出之后,女演员阿莱莎发送 ( Alyssa Milano ) 推文说:" 如果所有受到性骚扰或性侵的女性都可以回复‘我也是’,我们就可以让人们了解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接着,#MeToo 这个标签在推特不到 24 小时就获得了 470 万的使用量,很多名人,包括不少男明星在内,都回应了这篇推文。

那么,对于高校来说,又将何时面对校内的 #MeToo 时刻呢?

2016 年 10 月,时年 40 岁的简 · 威伦布林(Jane Willenbring)刚刚在圣地亚哥斯克里普斯海洋学研究所(Scripps Institution of Oceanography)当上副教授,没过多久,她就向波士顿大学递交了一封投诉信。

Jane 投诉的竟然是近 20 年前,当她还在波士顿大学读研究生时期的论文导师-某著名地质学家,波士顿大学南极研究组主任-戴维 · 马钱特(David Marchant)。

原来,在当时进行的为期两个月的远征南极考察中,Marchant 多次出言侮辱,在旅途中与其他男人 " 长谈 ",一起讨论她究竟是 " 荡妇 " 还是 " 妓女 "。

从每天早上的威胁," 今天,我会让你哭的。" 到暴力虐待,Marchant 会在爬坡的时候等着她,对她说 " 我发现有人今天没有哭啊。" 接着把她扔下斜坡。

每次 Jane 准备爬起来时,Marchant 就会再次把她推倒,直到她再也爬不起来。

Jane 在野外上厕所的时候,Marchant 都会朝她扔石块,造成了她后来的膀胱感染和小便失禁。

明知 Jane 有‘雪盲症’(长时间在雪地,特别是在白天太阳的紫外线照射下引起的暂时性失明),Marchant 还是故意把玻璃碎渣吹进她眼睛里。

以及怂恿 Jane 和与她住在同一帐篷的亲哥哥杰夫(Jeff)发生性关系。

事件被曝光后,伊利诺伊州一所高中的科学教师希拉里 · 图利(Hillary Tulley)写信公开支持 Jane.

"我们一起在厨房帐篷中共进早晚餐的时候,Marchant 总是要取笑我的高龄(43 岁),平乳以及其他‘作为女性的失败’。我试图把谈话引向科学,结果都被他制止了。"

亚当 · 刘易斯(Adam Lewis)也写了一封信支持上述两位女性的言论。Lewis 曾经作为缅因大学(University of Maine)的研究生,和 Jane,Tulley 以及 Marchant 一起进行过实地考察。

但是即便如此,波士顿大学还是收到了至少四封支持 Marchant 的信。

加州洛杉矶谷学院地球科学系主任 Jacquelyn Hams 曾在 2008 年和 2012 年与 Marchant 一起出差。她告诉《科学》杂志," 作为一名女性,就我和 Marchant 在南极洲的实地经历而言,我认为那些指控他有身体虐待,言语侮辱和性骚扰行为的言论简直不可理喻。"

一位法学专业的学生 RachelWatsky 在 Marchant 课上担任实验助理,她告诉《每日自由新闻》,她对这些指控感到非常震惊,她认为她的前任教授(Marchant)尊重他的所有学生。

波士顿大学虽然声称正在进行积极的调查。然而,他们表示这些指控涉及到十八年前在南极发生的骚扰事件,需要大量时间来梳理当时的情况,确定证人和核实事实。

10 月底的时候,波士顿大学发言人 Rachel Lapal 宣布,Marchant 目前仍然在波士顿大学教学,只是不再出任地球与环境部门的主席了。

不仅 Jane 遭受到了这样的待遇,华裔女生 Joanna Ong 也被自己的教授侵犯过。

今年三月份,Joanna 指控 84 岁的老教授-美国知名哲学家,约翰 • 罗杰斯 • 希尔勒(John Rogers Searle)曾经性骚扰过她。

Joanna 于 2014 毕业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以下简称 UCB),经过中间人 Jennifer Hudin 的引荐,毕业后成了 John 的助理。

作为学校最德高望重的教授的助理,她每月能比规定工资的 1000 美元额外多拿 3000 美元。

工作一周后,John 开始挑逗 Joanna,抚摸并声称爱她,要和她成为恋人。John 多次向 Joanna 保证,她一切生活所需他都能满足,并承诺帮其在学术圈出名。

John 拒绝他后,希尔勒先是扣掉了她一半的工资,但继续实施性骚扰,包括:在她面前看黄片,要求她登录黄色网站,还让她协助他与多名年轻女孩(包括 UCB 的学生、外国学生等)同时调情。

Joanna 曾与 John 讨论美帝主义,John 却说:" 美帝主义?听起来太棒了,我们现在就到床上来实践一下。"

后来,Joanna 向 Jennifer Hudin 求助,却惊讶的发现 Jennifer 竟然早就知道 John 以学术、金钱以及其他利益作为哄骗多名学生与其发生关系。为了安抚 Joanna,Jennife 口头承诺她不会再受骚扰,但同时也表示 " 出于尊重和荣誉,她得保护教授 "。

据悉,John 已于三月停止了本科的哲学课程,但仍然保留荣誉职称。

在此类校园性侵案件中,教授作为把握权力的一方,往往充当了施暴的主体,就连藤校教授也未能幸免。"

2016 年 5 月,年过六旬的耶鲁大学教授、世界著名政治哲学家涛慕思 • 博格(Thomas Pogge)被指控在 2010 年的时候对女学生 Fernanda Lopez Aguilar 进行性骚扰。博格以取消奖学金的方式报复 Aguilar,校方甚至试图用 2000 美元来收买她。

据说早在 1990 年代,当时博格还在哥伦比亚大学任教的时候,就有女学生指控他性骚扰。

今年 10 月,达特茅斯大学的三名拥有终身教职职位的教授托德 · 希瑟顿 ( Todd Heatherton ) 、威廉 · 凯利 ( William Kelley ) 、保尔 · 惠伦 ( Paul Whalen ) 被指控性行为不检点,而被全部指派带薪休假,来展开对涉嫌性犯罪行为的刑事调查。

虽然细节尚未公布,但事情的大致经过是这样的:

2012 年的时候,这三名研究大脑科学的心理系教授准备撰写一个关于 " 食物和性的影像是如何影响大脑 " 的研究报告,于是他们喊来了 58 名大一新生,均为女性,让她们观看包括性场景在内的图像,并对她们进行了大脑扫描。

六个月后,这些女性被叫回实验室,称体重,并详细描述她们性生活和性欲上的改变。

这一事件在达特茅斯大学引起了一阵恐慌。一名在读的研究生卡莉 · 鲍巴克(Carly Bobak)对调查的结果感到非常惊讶。" 达特茅斯以非常注重性别平等而闻名,我没想到这样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我们校园里。"

为什么,高高在上的学术界竟沦为滋生性侵的罪恶场所?

难道是因为,对于那些妄图利用自己的权力来获取性爱或热衷对处于弱势的个人施加性暴力的人来说,学术界是个非常有机可乘的地方?

而之所以公众知道的较少,不过是因为学术界不像娱乐圈那样频繁地暴露在公众眼中,故而许多阴暗面大家看不到而已。

虽然奥巴马总统当年发布了主要针对校园性侵的新政策,但很遗憾,许多评论家都将关注的重点放在了质疑裁决学生之间纠纷的新方法标准是否过低。

所有人都忽略了那些容易受到性侵的校园群体--研究生,未取得长期教职的教授和辅导员。

要知道,那些寻求博士学位的研究生,和希望从辅导员或指导员晋升到任期轨道的学生,以及处于任期决定时刻的学生,都特别容易受到性掠食者的伤害。

博士生导师既是导师、教练又是顾问和家长。他们需要帮助学生完成论文,发表并指导就业,本身压力就很大,而在学术界,男人仍然处于主宰地位,一旦与导师的关系出错,未来的职业生涯就会困难重重。

一位匿名的学者向《卫报》解释道:在一个特别困难的就业市场上,获得永久职位是非常难得的事,没有人能够再去抱怨其他。如果一位顾问或知名教授将手放在年轻同事的大腿上,或者要求一名研究生指导员在会议室的酒店房间里与他谈话,那么,这位女士会知道拒绝意味着什么。

好在,如今意识到了潜在威胁的学术界弱势群体们,也纷纷开始加入 #MeToo 运动,公开点名学术界的性侵人物。

希望这种做法能够有助于大学更严肃地对待性侵现象,以及更好的维护学生自由获得知识的权利。也希望媒体的曝光,能够引发公众对校园性侵的关注和重视,社会各方共同努力,才能让校园施暴者得到应有的惩处,将校园性侵彻底扼杀在摇篮之中。

(作者:)
标签:美国,高校,性侵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